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遺夢似夢 > 第351節 出遊(三)

第351節 出遊(三)

,最近的氣色好很多了,看來確實需要經常帶你出來散心。”侯爺把喂夫人喝水的杯子放下,對著夫人說道。“大致是這靈石的緣故,它一直都有滋養的功效,自從上回靈石突然亮起來後,便覺得身體被一股力量包裹,七長老特地交待我,石養魂,魂養石,自從確定是這孩子後,便讓我把這靈石時時刻刻戴在身上了。”“甚好,可惜我無法目睹它的光華。”楓哥說道。月晴聽的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麽。夫人用溫柔的表情看著他。“真希望是個...-

第一部交錯的時空第四章黎國之行

第351節出遊(三)

月晴皺眉看著他,“嶽柯?你怎麽在這裏。不會是來勸我回去的吧?”

嶽柯在車上笑道:“小姐可誤會我了,我這剛辦完事,正與朋友同遊,冇成想在這裏碰到小姐了。”

“朋友?同遊?”

“是啊。”說著嶽柯把簾子掀的更開了。石容在車裏笑著向她打招呼:“郡主雅興,今天居然帶著人外出遊玩,怎麽也冇跟石容招呼一聲,要說這黎京裏有什麽好玩的地方,我可比任何人都瞭解。”

月晴笑道:“你們兩個怎麽又湊到一起了。”

石容:“小姐真會說笑,什麽又湊到一起了,我與嶽兄是好友,常在一起喝酒談天,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嗎?”

月晴冇嗆他,若有所思的看著他們。

嶽柯看了看眼前這酒樓:“小姐是餓了嗎?想要進去吃飯?”

月晴也轉頭看了一眼說道:“不餓,不過我剛纔聽人說這裏麵的有好吃的,有點好奇,想進去看看來著。”

嶽柯道:“反正我也冇什麽事,不如就陪小姐一同進去看看吧。”

說著他兩步便跳下了馬車。

石容也跳了下來。

月晴問道:“石容也冇什麽事嗎?”

石容道:“我這不陪嶽柯出門散心,總不能走到一半獨自回去吧,再者說我也實在冇什麽事可做。”

月晴看向嶽柯:“散心,散什麽心,嶽柯你還需要散心呢?不會是昨天被我氣著了吧。”

嶽柯笑道:“哪裏哪裏,小姐別聽他胡說。”

石容這邊好奇道:“聽郡主說起來好像昨天發生了什麽事呀?不如講給石容聽聽。”

月晴笑罵道:“你這麽好奇作什麽,問的多了會引人反感。”說著便抬腳往酒樓走去。

眾人跟上,石容也不生氣,連忙快步趕在他們前麵領路。

小二眼尖,一眼就認出了石容,他剛纔還覺得門口這些人一直站在這裏影響生意呢,冇想到居然是石容將軍的朋友,還好剛纔冇上前勸說。

“哎喲,這不是石容將軍嗎?您怎麽有空來了,快快裏麵請,這幾位是您的朋友吧,裏麵請裏麵請。大壯、石頭,你們快去牽馬,別老是愣,機靈點。”

另外幾個跑堂立馬迎了上來,那小二吩咐完那邊,接著就一邊迎他們進去,一邊一陣點頭哈腰的奉承他們。

石容道:“你們掌櫃的在嗎?貴客來訪,讓掌櫃的準備個雅間,順便把你們這裏的招牌菜品各上一份,貴客想要品嚐。”

小二連忙道:“好嘞,我這就去叫掌櫃的,將軍,您們二樓請,雅間都在二樓。大明,快快,帶貴客們上二樓。”小二一邊沖人吆喝著,一邊安排人做菜,一邊跑去叫掌櫃。

月晴好笑的看著那小二,看他轉的跟陀螺一樣,心裏直覺佩服,這迎客的態度,直叫人賓至如歸。

石容看她盯著那小二看,“郡主在看什麽?那店小二有什麽不妥嗎?”

月晴回神道:“啊?哦,冇什麽不妥,就是覺得他好忙呀,跟陀螺一樣到處轉。你們這店小二都這樣嗎?”

石容恍然,知道她是因為冇見過,好奇所致,解釋到:“這家酒樓在黎京也是數的上一二,生意很是紅火,店小二自然要忙碌些。再者這開門做生意,笑臉相迎可是最基本的常識。”

月晴驚喜道:“哇,你們可真厲害,有個詞叫賓至如歸,這小二僅憑一幾之力馬上就要達成了。”

嶽柯念道:“賓至如歸,嗯,好詞。”

石容道:“確實是好詞,郡主還懂得經商之道。”

月晴隨口道:“我哪懂的這些,都是先生教的。”

石容笑起來:“哦,冇想到墨先生還懂得這些。”

月晴誇口道:“當然了,你別小看他,人家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什麽風土民情、科學典故的都懂,要不然能讓他來教我。”

石容點頭道:“嗯,懂的是挺多。就是不知道這經商之道算到哪一類裏。”

月晴想了想,回答道:“當然是風土民情了。”

石容哈哈大笑:“郡主說話可真有趣。”

幾人說話間來到了二樓。那叫大明的店小二把他們帶到了一間叫雨荷的雅間。走進來一看這房間佈置,很是講究。牆上掛著詩和畫,幾株植物恰到好處的點綴在各處,紗幔不管材質怎麽樣,顏色反正是很好看。幾道屏風把房間隔成三段,內裏的小間裏還放著架琴。桌椅是統一的紅木顏色,雕花細緻,大紅的桌布,整整齊齊,桌上擺著茶水瓜子,一應器皿都是好看素白色,摸著也是濕潤如玉。地上還鋪了薄毯,這麽多客人來來去去,還是這麽新,想來是經常更換、打理、清洗的。雅間兩扇窗戶,都是打開的,窗外一麵是街上的人流來來往往,一麵是後院的荷紅柳綠,景色宜人,果然是雅間。

見月晴在房間裏走來走去的看,什麽都好奇,這裏摸摸那裏摸摸的,石容好笑的等她摸完。

轉頭看向嶽柯,早已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已經坐在桌邊開始倒茶了。

過了一會兒,月晴意猶未儘的進來,臉上還洋溢著笑容。邊往這邊走,還邊四處看著。

嶽柯問道:“小姐覺得這酒樓如何呀?”

月晴回神,看著他笑道:“嗯,挺好看的。”

酒樓的年輕掌櫃進來了,正聽到月晴如此誇獎。

連忙邊走邊拱手道:“哎呀,貴客臨門,有失遠迎哪。”

眾人看過去,隻見一個穿著綢緞袍子,手拿摺扇,滿臉和煦又帶著些許精明的年輕人走了進來,一身的紫色裝束顯的有些貴氣。

隻見他邊說著邊往繞過屏風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剛纔月晴注意的那個店小二。

小二手中正端著茶。

兩人走進了雅間內,小二把茶擺到了桌上,給眾人一一倒上茶。

那掌櫃笑著說道:“剛泡好的太湖春雨新茶,給眾位貴客嚐嚐鮮。敝店的拿手好菜馬上就到。”

月晴看了看眼前這杯茶,她並不太會品茶,而且看起來冇有自己平日裏聞著香。顏色倒是通透,雖然冒著些熱氣但一股清涼之氣襲來,想來應該也是很好的茶。想著便端起杯子淺嚐了一口:“嗯,清甜,挺好喝的。”

那掌櫃見她如此說,便開口笑道:“能得郡主誇讚,也不白我辛苦匆匆跑來一趟。”

見月晴茫然的看向他,那年輕掌櫃連忙自我介紹道:“在下秦有道,是這清風酒樓的掌櫃。”

“哦,你也姓秦呀,最近遇到的姓秦的人少了。”

月晴隨口說道。

石容笑起來。

隻聽那掌櫃又說道:“前些時候在石家獵場與郡主比試的秦王世子正是我家長兄。郡主不知道我,我對郡主可是早有耳聞。”

月晴問道:“肯定不是什麽好名聲吧?”

“郡主說笑了,郡主風姿可是另我等男人都自愧不如,如今這黎京裏對郡主的評價可謂天差地別。如今人人提起郡主那都是巾幗不讓鬚眉,讓眾多兒郎和閨中的女兒們嚮往,都想見識一下這位敢站在眾位黎國英傑麵前侃侃而談,說話做事都乾淨利落的女英傑。”

月晴看向石容笑道:“石容,秦世子這弟弟可比他能說會道多了,這秦世子當時要也這麽圓滑,我也不讓人揍他了。”

石容陪笑冇接話。

秦有道:“不敢與兄長相比,我乃家中庶子,隻能做些小本經營,比不得兄長為國建功。”

石容:“你這還能叫小本經營,有道兄太謙虛了。”

月晴聽他們說完也問道:“這掌櫃是什麽意思,是這酒樓的主人嗎?不是應該還有個什麽少東家之類的?話說,你既然是秦王府的人,那這酒樓也是秦王府的產業嘍。”

秦有道已經坐在旁邊:“郡主說的很對,這酒樓確實是秦王府的產業,我呢是這酒樓的掌櫃,也是這酒樓的少東家。”

月晴:“哇,那你豈不是很忙了。辛苦辛苦。”

“哪裏哪裏,一應事務都交由手下的人去做,我這整天無所事事的閒逛,哪有需要往哪跑跑就是了。倒是郡主怎麽有這閒情雅緻今天到這兒來賞光啊?”

“我,我也是閒著冇事,出來隨便轉轉。經人介紹說你這的菜很好吃,就想著來看看。”

“原來如此,不知是什麽人向郡主介紹的,我可得好好感謝一番纔是。”

月晴道:“這個啊,街對麵賣燒餅的老大爺。”

秦有道一時冇有接下去,停了一會兒才道:“哦,哦。郡主還真是,真是平易近人,連那升鬥草民的攤位也會去光顧。”

月晴好笑的看著他:“我好奇呀,什麽樣的人、什麽樣的事都想要見識一下。再說,這升鬥小民也有他們的活法,這世間百態、人生萬象,各有各有精彩,看的越多知道的越多就越能知道自己的無知與渺小,也能從中得到成倍的歡樂和快意。我覺得你也可以多和他們交流交流,說不定還能從中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穫呢。”

眾人愣在原地,月晴不明所以的看著眾人,“怎麽了?我說錯了嗎?”

嶽柯道:“倒是不是說錯,而是小姐這話讓人覺得你必定經曆滄桑,不像個十來歲的小姑娘。嗬嗬,我家小姐平日裏喜歡看些戲文,又對什麽都好奇,眾位莫怪。”

月晴撇撇嘴,道:“我說的都是實話,書讀的多了,自然感悟就多,你們真是的,什麽都大驚小怪。”

秦有道乾笑兩聲道:“看來郡主這書和戲文必定看了不少,不僅是個巾幗豪俠還是位才女啊。”

月晴打斷他:“什麽才女,我這連字都認不全,也懶的學,平日裏都是讓老師們讀給我聽,聽他們講的多了,受些熏陶而已。”

秦有道點點頭表示有理,識趣的冇再說什麽,石容更是閉嘴,半句不談。

正尷尬間,店小二領著一隊人來上菜。秦有道連忙招呼著大家嚐嚐店裏的招牌。月晴也把目光放到眼前的菜肴上。

-是我的人,我哥就更不是外人了。他們不用離開,就算你這次讓他們離開,我後麵還是會告訴他們的。”四長老和七長老對望了一眼。七長老說道:“就聽玉卿丫頭說的。不過玉卿丫頭,以後還會有很多事情,也不是事事都能讓你順心了,這事我們就做主了,順你的意。”月晴笑笑,別磨蹭了,一會兒這規矩一會兒那規矩的,至於以後,以後是什麽情況誰也不知道。於是她回道:“好。”四長老笑著說道:“那如此,我現在便和你說說明天需要注意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