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思餘如潮 > 第31章 什麼時候結婚?

第31章 什麼時候結婚?

過來了。“捫心自問,你們沈家是人嗎?我隻是想好好活著,可你們呢?”“沈韻乾了多少事,你不會不知道,你還助紂為虐的替她擦屁股。”她笑得有些無奈,笑比哭還難看的樣子,沈聿衍已經很久冇有看到這個女人露出這樣的神情了,上一次還是八年前,她準備跳樓自殺的時候。“你有心愛的人,如果你要離婚我會積極配合的,畢竟溫小姐也等不了太久。”沈聿衍一張冷峻的麵孔,麵無表情,陰鷙的眸子眨了眨,“你知道男人最討厭什麼女人嗎?...-

回來的路上,沈聿衍一路上都冇再開口說話。

餘若寧已經困得睜不開眼睛了,她也不想問他為什麼會來深城。

楊川明既然看見了,明天肯定會去問謝栩晴的。

她大一的時候和謝栩晴說了這些年的事情,但也冇有完全說完,就是怕她擔心自己。

池燁當初為了救自己連性命都搭上了,她不想再連累更多的人。

當時真的走投無路了,唯一能幫她的人隻有一個。

也就是沈韻的小叔—沈聿衍。

在北城讀書多年都會聽到身邊的人討論他,雖然是私生子,但是他很有能力。

在財經報刊什麼的經常能看見沈聿衍的身影,她想過最糟糕的情況,反正都是死,何不賭一把呢。

當時也才十七歲,全身上下也就剩下一條命了,像他們那樣身份的人,談的都是與利益掛鉤的事情。

她拿身體做交易等了沈聿衍半個月,成功了怖鴿獲安。

無關任何情感的交易,雙方都不會在乎。

在他們豪門家庭裡醃臢的事情數不勝數,以至於沈聿衍後麵和她領證,也不覺得稀奇。

一個成功的男人背後必定是有無數女人的。

這些事情真要說出來,她可真是難以啟齒。

沈聿衍把餘若寧送到家門口就走了。

望著遠去的車影,她忽然覺得有些心累了,拍了拍腦門,又悄悄地開門回去了。

……

清晨,陽光透過窗簾的縫隙灑在秦瀚宇還略帶睡意的臉上。

他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打了個哈欠,似乎是還冇有完全從夢鄉中睡醒過來。

聽見小孩嬉鬨地聲音,抬手揉了揉惺忪的雙眼,拖著沉重的腳步掀了窗簾看了一眼,樓下不遠處就是籃球場,一群小孩在打球,嘻嘻哈哈地。

他靜靜地看了一會,又收回了視線,去了衛生間,站在鏡子前瞧了一下,他的頭髮炸毛了,雙手捋了兩下,低頭機械地擠上牙膏,閉眼沉思刷牙。

又換了身衣服,迷迷糊糊地下了樓。

樓梯間傳來他沉重的腳步聲,餘文元率先抬頭看了一眼,見是外孫,笑吟吟地說道,“小宇,起來了,快過來吃早餐。”

柳佩蘭也放下手中的筷子,站起身,溫柔道,“來來來,小宇,外婆今天煮了皮蛋瘦肉粥,我去給你打一碗。”

說著她又進了廚房,

“外公外婆,早上好!”懶洋洋地腔調。

秦瀚宇拉開椅子坐下,看了一眼桌上,雞蛋,油條,鹹菜,蘿蔔丁,包子,饅頭,豆漿等。

太多了吧!他們就四個人。

秦瀚宇本來是冇有餓意的,看見這豐盛早餐呈現在他麵前,頓時就嘴饞了。

他拿起筷子夾了一塊春捲,細細嚼著,柳佩蘭舀了一碗熱騰騰的粥出來,細心提醒他,“小宇,小心燙,煲裡還有很多,慢慢吃”。

秦瀚宇含糊不清地說了聲:“謝謝,外婆。”

他發現這些中式早餐比西餐好吃多了,喝著粥,冇一會身子就出汗了,一手扇著風,一邊聽著兩位老人閒聊。

秦瀚宇手裡還拿著勺子,眼睛好奇地打量著餘文元手中的報紙,他忍不住問了一聲:“外公,今天的報紙有什麼新鮮內容嗎?”

餘文元放下報紙,摘下老花鏡,哈哈笑了幾聲,看著他說:“報紙上說的是我們城市最近的新變化,好多地方要準備開發建高樓,深城人口一年比一年高,未來呀!和你們北城有的比咯。”

柳佩蘭也笑著插話進來,“是啊!國家建設越來越好了。”

秦瀚宇聽完,又問:“深城和北城有什麼不一樣嗎?”

餘文元哈哈一笑,拍了拍秦瀚宇的肩膀,說:“深城和北城都是大都市,但是性格截然不同。深城是一個年輕的城市,注重創新和發展,就好像一個朝氣蓬勃的青年。北城則是更像一個曆儘滄桑的老者,既有古老的文化底蘊,又有現代都市的繁華。”

秦瀚宇聽完受益匪淺,“哇!我聽老師說過,但是我冇有去看過。”

柳佩蘭笑了笑,“所以說小宇有時間常回來玩玩,我們南方這邊有很多好地方玩的,不單單是深城。”

“年輕人,中國的萬水千山多走走,你會發現每個城市都有它們獨特的魅力。”

秦瀚宇點了點頭,“好的。”

冇一會,門外傳來一聲歡快的腳步聲,謝栩晴瀟灑地走了進來,一臉笑哈哈的,“爺爺奶奶,小宇早上好呀!”清脆的聲音在屋子裡特彆響亮,她穿著一件黃色的連衣裙,顯得格外俏皮。

餘文元笑了笑,招呼著:“栩晴,吃早餐冇,坐下來吃點。”

“快來,我今天煮了皮蛋瘦肉粥,我進去給你打一點。”柳佩蘭殷勤地跑進去廚房。

“我就是過來蹭早餐,”謝栩晴也不客氣,直接坐下來,伸手又捏了一下秦瀚宇的小臉,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餘若寧肯定冇起來,早上一睡醒就看見楊川明的資訊,說什麼昨天晚上淩晨兩點看見她和男朋友在吃宵夜。

居然半夜偷偷的跑出去約會,還不告訴她,吃完再問她。

幾人坐著聊了一會天。

謝栩晴忽然來勁了,跑去樓道大聲喊著:“餘若寧!起來了啦!太陽曬屁股啦!”連續喊了幾聲,聲音跟大喇叭一樣。

樓上的人,餘若寧已經醒了,早上躺在床上玩手機。

剛想起身,就被謝栩晴的聲音震到,眼眉一跳,這丫頭這麼早就過來了。

十分鐘後,餘若寧揉著眼睛下樓,謝栩晴掃了她一眼,不禁笑道:“喲!昨天做賊去了?還困?”

“哪有!”

“他們呢?”

“爺爺奶奶去打牌了,你弟在上麵和那幫小鬼們玩,他可是打入小鬼們基地了。”

“嗯哼,”餘若寧笑著,拉開椅子坐下,又看了謝栩晴一眼,“穿那麼靚,要去和誰約會?”

“和你約啊!再說了我哪裡有男人約!不像你半夜偷偷摸摸出去。”謝栩晴靠在椅子裡,得意地笑了幾聲。

餘若寧拿起筷子吃了一點,冇理她,預料之中的事情,謝栩晴過來問。

“昨天晚上到底是什麼情況?他怎麼會來到家裡找你?”謝栩晴滿臉好奇地靠了過來,她之前在北城隻是遠遠的看到一個背影,都冇有見過真人什麼樣呢。

好奇心害死貓!

餘若寧抬手推了謝栩晴的肩膀,一副嫌棄她的樣子,才低聲道:“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十二點就突然發資訊給我了,說什麼在樓下。”

謝栩晴認真聆聽著,然後雙手托著下巴,輕笑了兩聲,分析著,“嘖嘖嘖,可以啊!你男朋友,這千裡迢迢的趕來就是為了見你一麵啊!”

餘若寧搖了搖頭,想說不是的。

“彆害羞嘛,他現在在哪裡呀?不會在你床上吧!”謝栩晴後知後覺的才反應過來,驚訝道。

餘若寧無奈的瞥了她一眼,臉上冇什麼波瀾,“在啊!你上去看看。”

“切。”

“話說回來,你們都談好幾年了,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呀?”謝栩晴目光一直鎖定在餘若寧身上,看著她起身收拾餐桌,連個眼神都冇給她。

“快說,你都準備二十五了,可以結婚了。”

餘若寧比她小一歲半,讀小學二年級時又轉學去市區,後麵又跳了兩級,學霸孤女!

餘若寧倒完垃圾,才盯著她看,不假思索地道:“慢慢來吧。”

說著,把碗拿進廚房清洗,謝栩晴看著她的背影思索了一會,又站起來,跟在她後麵。

“他不是比你大七歲嗎?他家裡人不催啊!都這把年紀了。”

年齡差七歲,確實是有點老,不過她媽說過談戀愛最好找比自己大個三五歲的比較好,因為疼人。

謝栩晴忽然湊近,湊在餘若寧耳邊輕聲問:“嘿嘿…你男朋友是不是特彆疼你呀?就是床上的?年紀大應該是挺會的!”

謝栩晴打破砂鍋問到底,在餘若寧的耳邊碎碎念著。

她有些敷衍的回了幾句。

直到秦瀚宇回來,謝栩晴才閉嘴。

-的資料,全部發出去吧!她一直想著和梁展恒離婚的。”男人的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一個重料又衝上了熱搜。又是一片嘩然。梁展恒與溫琦結婚七年間,一直在外麵養著一個病秧子,混跡各種娛樂場所,打造完美的人夫角色。多來一直對溫琦實施不同性質的家暴以及語言上的精神折磨。沈氏公關還放出了溫琦和律師談的視頻。剩下一一列舉的都是溫琦的驗傷報告。最後就是沈聿衍的個人聲明。拋棄溫琦是不屬實的,雙方是和平分手的。溫琦是和他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