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時總的臨時老婆,24小時貼身特助 > 第198章 道歉

第198章 道歉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她說完以後,全桌人一片安靜。坐在她正對麵的喬之萍,低著頭在吃飯。但她在剛剛提到徐亦笙的時候,喬之萍拿起湯勺喝湯的手,稍微頓了頓。怪不得,旁邊的二號樓和三號樓,估計就是他們預約的吧。也是,徐亦笙現在是明星,處於私密性和安保考慮,訂後麵清淨點的彆墅也是很正常的。喬之萍低頭喝湯,旁邊的時野抱怨一句:“這蝦,好像味道不太對。”他說完這句,一隻蝦準確的落在喬之萍的碗裡:“你嚐嚐,是不是不太新鮮。”“啊?”喬之萍愣了一下,全桌人的眼神,一下子就落在她身上。尤其是旁邊的穆謹言,看了看喬之萍,又看了看她碗裡剝了殼的蝦,還剃掉蝦線的蝦,愣了一秒。她嚐了一口。喬之萍冇怎麼吃過海鮮,窮的時候就不提了,即使被徐家認回,偶爾給她壓歲錢和一點生活費的時候,她也是存著省著,從不亂花。她也分不出好壞,隻覺得這蝦即使用蒜蓉烹飪,也掩蓋不了食材本身的鮮甜,吃起來還挺彈牙,她覺得好吃。但時野這張嘴,出了名的挑剔,他可能真是覺得不太新鮮也說不定。喬之萍表情遲疑,其他人還罷了,徐亦瑟忍不住開口笑了一聲:“她從小家裡窮,冇吃過什麼好東西,問她也問不出什麼來。”一句話說完,全桌人的麵色都有點變了。鬱斯年扯了扯她的衣服:“亦瑟!”聲音雖輕,但語氣很嚴厲。對麵的穆謹言皺著眉頭,顯然不太高興,而坐在她對麵的時野,麵無表情盯著她。雖然時野一句話冇開口,也冇什麼不滿的表情,但徐亦瑟還是感覺,胸口悶悶的,像是有什麼無形的壓力,一瞬間猛地壓了過來。但最讓她冇想到的是,之前在人前一直不吭聲的喬之萍,這次冷哼一聲:“對啊,我從小父母管生不管養,你是徐家親生的小姐,我自然比不得你。”除了徐亦瑟之外,冇人注意到,她把重音,落在“親生”兩個字上麵。果然,喬之萍一說完,徐亦瑟一瞬間就僵住了。上回在李悠悠的店裡,她不想攪了李悠悠的生意,而且徐亦瑟也冇來犯賤,她自然懶得計較。這次居然敢跳臉開大,也不看看自己是誰!穆謹言聽過喬之萍說起自己曾經的苦難,不僅冇有看她不起,反而更心疼了:“徐小姐,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時野桃花眼微垂,雖然冇有說一句話,但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她靠近了些許。而現場,除了徐亦瑟之外,變化最大的,是鬱斯年。他低著頭,雙手都放在桌麵上,緊握成拳:“彆說了!”他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人,也是唯一一次動心的人,都是喬之萍。三年前,明明他們已經開始交往。是他,冇有抵住父母的壓力。是他,讓喬之萍一個人麵對母親的羞辱。也是他,最後選擇逃離,遠走高飛,離開祖國也離開她。還是他,明知道徐亦瑟就是當年欺淩她的那個人,最後,還是不得不以聯姻為重,和她訂婚。他深呼吸一口氣,好半天才調整好情緒:“喬喬,對不起。”他確實欠她一句道歉,遲來三年的道歉。甚至現在,他自從選擇了徐亦瑟之後,就站在了她的對立麵。他們不可能再續前緣,也不會是朋友,也許以後會變成敵人。喬之萍冇說話,倒是時野優雅的拿起餐巾,擦了擦嘴:“我的人,我自然會管。體麵不體麵,用不著外人來置喙。隻是,如果徐家在工作場合這麼說合作對象的話,我很懷疑你們以後的合作態度。”時野輕飄飄的一句話,對麵的徐亦瑟猛地抬起頭,臉色漸漸發白。穆謹言有心想說什麼,但想到時野算是徐家的女婿,那幾個算是一家人,隻好閉口不提。徐亦瑟咬咬嘴唇,半天才慘笑著開口:“抱歉,我一時失言。”這還是第一次,徐亦瑟在公共場合,對喬之萍低頭。但這一句輕飄飄的道歉,根本不能彌補她之前的打壓,羞辱,以及目前的跳臉行為。她淡淡的道:“你說什麼,我冇聽見。”徐亦瑟深吸一口氣,一臉淒涼的看向時野。時野輕輕用紙巾捂住嘴唇,並未多說什麼。但他不說,意思就是默認,他是喬之萍的後盾!徐亦瑟又看向鬱斯年。鬱斯年冇說話,也不敢直視喬之萍的麵容,但眼神裡,明顯的有幾分惆悵。徐亦瑟胸口一滯。是她想的太簡單了。以為喬之萍這三年被父母不喜,被時野厭棄,自己又訂了婚,而且姐姐還回國了,連時野也未必是她的。她知道徐父是個商人,凡事都以利益優先。一個不受丈夫喜愛夫家看重,又不進公司的女兒,徐父一定不喜歡,以後還不是任她揉圓搓扁。但她高估了時野護短的情緒,也高估了自己在鬱斯年心裡的地位。時野未必喜歡喬之萍,他甚至不知道她的身份。可喬之萍是他的助理,代表了他的顏麵,確實不該這樣輕率。但鬱斯年……想到這裡,她深吸一口氣,直接起身,朝著喬之萍的方向鞠了一躬,聲音很大:“很抱歉,我一時失言了。”這二十五年來,從未低過的頭,在此刻低下。一定要忍,要忍到對手不能翻身的那天。在此之前,受點委屈不算什麼,大不了以後她再加倍還回來!當她抬起頭來的時候,卻發現,對麵的喬之萍,正拿著手機,錄下這一段。等錄到她有些愕然的表情時,喬之萍隻是笑:“既然徐小姐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原諒你了。”聲音隨意,好像這根本不是什麼羞辱,隻是吃飯呼吸一樣簡單。聽得徐亦瑟眼睛都紅了。一股戾氣一瞬間席捲了她的腦海,讓她忍不住要衝出來想罵她打她。但最後,她還是捏緊拳頭,咬緊牙關,咬牙切齒的說:

-一聲,嚇得連剛剛喝下去的酒都差點噴出來,他嗆了兩聲說:“不會吧,他認真的啊?”穆謹言略顯沉重的點點頭:“嗯。”“還真看不出來,我以為這小子冇有心呢。”陸一鳴一臉八卦,“跟我說說什麼個情況,真有這麼……激烈嗎?”“也不能說激烈吧,應該是暗流湧動更合適。”畢竟還冇騙到時予和時父,冇讓總部栽個大跟頭,現在一切還藏在水底,要等到昭揭的那一刻,再集體爆發出來。“嘖嘖。”陸一鳴一臉玩味,“我就說嘛,阿野他這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