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世界最強之家(原來我家是魔力點~隻是住在 > Chapter 6 承接的工作就是要好好完成

Chapter 6 承接的工作就是要好好完成

纔來的新人。「偶爾會這樣做的喲。雖說現在是和平時期,但是有著怪物橫行的魔境森林,武裝都市的迷宮這種東西,不多加小心是不行的,這是騎士團長的方針」「是,是這樣嗎,平時也會放出這樣令人害怕的魔力嗎?」「不,平常是由公主大人全力放出魔力,才讓我們感知到。……今天這股異常強大的魔力,是特彆的」前輩騎士的頭上冒出了些許冷汗。臉色,也稍微變青了。「雖然在見到龍王的時候感到了恐怖,不過說實話,這在那之上。我也稍...-

第五卷

Chapter

6

承接的工作就是要好好完成大地在平原和森林的交界處奔跑。不過……

「哇,這一帶也變得濕漉漉了耶。」

「對,看樣子那種紫色的水也淹到這裡來了。」

地麵十分泥濘,要不是這次的木裝甲有加裝加速設備,應該會寸步難行。

目前也有好幾隻魔像陷在土中、無法動彈。

在這種環境下,已經開始覺得跑步是件麻煩事了。

「……乾脆用飛的好了。」

「說的也是,反正隻要動用加速裝置和急速噴射功能,就能一口氣移動長距離,要試試嗎?」

由於已經快要抵達平原,上空也冇了障礙物。

再加上近來的飛行測試也是完美無缺,感覺短時間的飛行應該不成問題。

「我如果邊飛行邊引領魔像,應該會提早抵達吧。」

「說的也是,那就照您說的去做吧。」

「好,小櫻,就拜托你維持平衡了。」

「好的,包在我身上。」

大地聽到小櫻這麼說後,立刻用力踏下一步,讓身體騰上空中。

「飛吧,《金剛·風》!」

樹木巨人就這樣在空中前進。

巨大的紫龍光是位在原地就將毒水灑向四處。

「喀、喀唔唔唔唔唔……」

卡特拉庫達隻要一有動作,毒水就會到處飛散,不停削弱位於平原的所有人。

目前已有兩成的騎士被毒到跪在地上。

「隻要把那些魔核一顆一顆粉碎就好……!」

但是迪亞內雅仍舊不屈不撓。

一般其實看不見位在深紫色水中的漆黑魔核。

但多虧有瑪娜莉露的歌聲讓魔核亮起光芒,才能用肉眼直接看見。相較於龍的巨大身軀,魔核顯得實在太小,但也不是無法狙擊。

「《熔岩·烈焰·二叉戟》!」

迪亞內雅立刻擲出火焰三叉戟。

與前一波攻擊同等威力的火焰,直接命中卡特拉庫達的軀體,擊碎了一顆體內的魔核。

「太好了!下一顆。」

迪亞內雅馬上準備握好下一把三叉戟。但是就在這個瞬間。

「——嗯,咦……?」

卡特拉庫達「啪沙」一聲化為水,融入在地麵流淌的紫水當中。

「它、它逃走了嗎!?」

「冇有,它在那邊!」

解開迪亞內雅疑惑的人是赫斯提。

她看了舞台正麵的右前方,剛纔變成水消失無蹤的卡特拉庫達就在那裡。它正準備要在高處發射巨大水炮彈。

「嘎啊啊!」

水炮彈筆直地飛衝而來。

騎士團雖已架好盾牌,但是炮彈的大小是先前的一倍以上。

……冇辦法完全擋下!

就在迪亞內雅打算要以火焰三叉戟迎戰的瞬間。

「我來擋。《護盾》。」

赫斯提在舞台前方張起結界障壁。

毒水炮彈擊中障壁、飛沫四濺。

「謝、謝謝搭救,赫斯提閣下。」

「彆大意,毒可擋不住啊。」

「……唔呃。」

就如赫斯提所言,光是那些飛沫就讓騎士們中毒,倒下的騎士愈來愈多。

「這下……麻煩了。」

迪亞內雅也注意到,自己的動作變得遲鈍了。

現在還能活動是因為自己身為魔法師,較能抵抗這類攻擊。

……大地閣下。大概是因為一直以來都在接觸他居住的魔力點,所以我對魔力之毒有了抗性。

因此自己的抵抗力纔會高於一般人。即使如此,見到目前的慘況後,迪亞內雅還是覺得必須趕快打倒卡特拉庫達才行。

「那隻龍是怎樣,隻要一被打中就會變成水遠離戰場……」

「嗯,那傢夥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隻要被打中一下,立刻就會將軀體化成水,躲避連續攻擊。」

赫斯提不耐煩地抹去臉上摻到的毒水,瞪視著卡特拉庫達。

「而且它會從地下水中吸取魔力,因此時間一久傷勢也會自動複原,耐打程度真的超乎想像。在這段期間,毒水還會不停滲入地底。雖然不知道要花幾天時間才能把它的魔核破壞殆儘——但在這之前,土地會先變得貧瘠,我們也會不停弱化。」

「您說的對……」

僅僅才過幾分鐘,騎士們已經疲弱不堪。

具有淨化功能的瑪娜莉露的歌聲明明從未間斷,仍舊無法抵擋毒水的侵害。

「若是這隻怪物盤據在這裡好幾小時、好幾天……這片土地就完蛋了吧。」

「嗯,這就是我們之前無法打倒它、隻能封印的原因,現在隻能破壞一顆顆魔核,儘量縮小它的體積,再以瑪娜莉露的封印之歌加以封印——《白焰吐息》!」

赫斯提解釋完後,以吐息攻擊了卡特拉庫達。

這記攻擊宛如雷射般擊中卡特拉庫達。

「隻能燒掉一部分啊……」

然而她隻徹底燒燬卡特拉庫達數顆魔核,卡特拉庫達又變回了水。

「根本冇完冇了耶。」

「嗯,所以在瑪娜莉露的歌聲凝聚好封印用的魔力之前,我們隻能持續削減它的魔核。」迪亞內雅心想,封印雖然治標不治本,但如果隻剩這個方法,也隻能逆來順受。然而當她握好法杖的瞬間,她看見了驚人的一幕。

「唔……」

舞台上的瑪娜莉露向前傾倒、跪在地上。

「瑪娜莉露閣下,您冇事吧!」

原本全神貫注在唱歌的瑪娜莉露,聽到迪亞內雅的呼喊才察覺自己已經倒下。

「您是中毒了嗎?」

「……冇有,不是中毒。我在猜應該隻是因為聽眾變少,導致歌聲所需的魔力不足,我為了補足缺口勉強生成魔力,所以纔會像這樣出現暈眩。」

瑪娜莉露倒下之後,她分析了起因。

演唱淨化封印之歌必須耗費大量魔力,因此都是向每一位觀眾借取少量魔力進行演唱。

「台下的觀眾都因為毒之水中毒倒下了,所以我隻能靠自己的魔力來演唱——咳咳。」

瑪娜莉露在口中感受到鮮血的味道,如今她覺得口乾舌燥、喉嚨卡卡的。

她平常唱歌時都會同時使用自身魔力保護喉矓,但現在看來魔力已不足到無法這麼做了。

「唔……瑪娜莉露閣下,您先休息一下。在您休息期間,我們會儘量削弱敵人。」

迪亞內雅離開舞台,開始迎擊卡特拉庫達。

赫斯提也在她身旁奮戰。

瑪娜莉露咬緊了牙關。

「我好不甘心……」

一路上明明獲得那麼多人的幫助,明明都奮戰到這一刻了。

自己卻在這時候倒下,冇能完成自己的任務,辜負了同伴的信賴,真的好不甘心。

「聲音……如果能恢複的話……我就能唱歌了。」

喉嚨好痛,黏膜乾燥到就像要沾黏在一起。

當務之急明明是要讓喉嚨恢複正常,魔力卻不足支應。

「……喀咳……」

瑪娜莉露不停咳嗽之餘咬住了嘴唇,嘴角還流出血來。

仔細一看,迪亞內雅慘白著臉跪在地上,連赫斯提都露出感覺相當痛苦的表情,周圍的騎士們則是幾乎都不支倒下了。

……我真的好不甘心……!

心裡好挫折,身體感覺快要倒下了。

就在這個時候。

「——抱歉,我來晚了。」

「咦……?」

「演唱會還冇結束吧?」

一具樹木巨人從天上降落至舞台。

「大、大地先生……?」

「喔,讓你久等了。本來想說要在演唱會開始前把水送過來,結果這個時候才送到。」

他這麼說完,便有魔像魚貫地走上舞台。

接著遞給瑪娜莉露一個木頭瓶子。

「謝、謝謝……!」

瑪娜莉露從魔像手上拿到水,一口氣喝下肚。

……我的力量恢複了……!?

冇想到隻是喝了水,體內就湧現力量。

「這樣我就能繼續唱歌了。」

瑪娜莉露站起身子,雖然音量不大,但又開始唱歌了,遍佈卡特拉庫達全身的魔核也因此再次亮起微弱光芒。

大地看到她歌唱的模樣便露出微笑,接著「砰」地輕拍了她的肩膀。

「很好,瑪娜莉露,你就繼續這樣唱歌,我會替你準備好能夠儘情歌唱的舞台。」

「咦?什麼……舞台?」

「我之前不是答應你會幫忙搭建好舞台嗎?——所以我現在要去拆除那個礙事的舞台裝置啦。」

他接著站到前方。

讓右臂的裝甲變化為巨大的魔石杵。

我在舞台上打量著卡特拉庫達。

「我難得能聽到這麼動聽的好歌,卡特拉庫達,你可不要隨便打斷喔。」

並且帶著魔像們站往前方。

「《金剛·改》切換——模式《金剛杵》!」

我切換了裝甲模式。

從移動用模式轉換成戰鬥用模式。

迪亞內雅她們雖已疲憊不堪,但仍用鬆了一口氣的表情看向我。

「大地閣下,你來助陣了啊……」

「抱歉,我來晚了。」

「你不必道歉,因為是我們這邊的緣故,所以演唱會比預定時間還要早開唱……」

「喂喂,你整個人搖搖晃晃的,彆硬撐喔。」

「我還好,還可以動,我會竭儘全力來支援你。」

迪亞內雅這麼說後,重新站起身子、拿好了法杖。

真是位不屈不撓的公主耶。我在感到敬佩的同時觀察著卡特拉庫達。

它目前是紫色水龍的外形,體內漂浮著無數顆漆黑結晶。

「——看樣子,那傢夥的構造和水魔像一樣,是以魔核為中心建構出軀體。」

聽到小櫻在耳邊的解說後,我心想原來如此,隻是放大版的水魔像啊。

「也就是說,隻要摧毀那些魔核就能打倒那傢夥了?」

我這麼詢問迪亞內雅,她點頭響應。

「嗯,冇錯,但是大地閣下,請務必要注意,那傢夥隻要被打中一下就會變成水逃跑,那種毒水在它逃跑期間還是會滲進這塊土地。」

事情確實如她所言,那種紫色的水現在也猶如滿溢般四處流動。森林裡的土地之所以變得那麼泥濘,應該都是這種水造成的。

這傢夥實在有夠礙事。

「——首先,先來止住一直從那傢夥身上流出來的毒水好了——木魔像,進攻。」

「什麼?」

我讓木魔像們衝向卡特拉庫達的身邊。

「你、你是打算讓那些魔像壓製卡特拉庫達嗎?可、可是體積未免差太多了……」

「不是,我冇那種打算喔。」

我想做的事情隻是讓魔像去卡特拉庫達腳邊撒下蘋果,隻要撒蘋果就好。

「——樹木啊,把那傢夥關住!」

我大喊的瞬間,地上的眾多蘋果即使位在毒水中,依舊一口氣成長為大樹。

接著那些樹木相互交錯,像在束縛般從腳到頭覆蓋了巨大到需要抬頭仰望的卡特拉庫達。

「嘎啊……!?」

卡特拉庫達扭動身體想要掙脫,但我纔不會讓它得逞。

「我可是製作木魔像的能手喔……!」

蘋果樹瞬間化為壓製卡特拉庫達全身的外殼。

那是種滴水不漏的堅固殼狀物。

「那、那種方式行得通嗎……!?」

迪亞內雅看來是出乎意料到大吃一驚,不過隻要能擋住毒水就是好辦法。但是……

「這種方式無法撐太久。」

我知道卡特拉庫達在殼內瘋狂掙紮。

僅能在短時間內限製它的行動,因此必須在這段期間分出勝負。

「我問你,你有辦法把整個殼用力打上空中嗎?」

「打、打上空中?唔嗯……如果利用結界反彈,理論上不是不行,可是……」

我看到迪亞內雅麵有難色後心想,那種大小的物體果然很難打上去。

「我辦得到。」

赫斯提來到我身旁這麼說。

她的臉雖已被毒水弄濕,但鬥誌依舊旺盛。

「喔,赫斯提。抱歉,我來晚了。」

「沒關係。多虧有你出手,目前戰況暫且穩住了——話說回來,隻要把那東西打到天上去就好嗎?」

「有可能嗎?」

「是有可能。我隻要發動衝擊吐息就好,反正拉繆洛斯的重量比那東西還重。更重要的是,我已經變得比以前還強了。」

赫斯提「哼」地擦掉毒水、挺起胸膛。

「太好了,幸虧有你,我這條手臂感覺能派上用場了。」

「那條手臂會派上用場……你難道是要……」

「冇錯,我要狠狠揮舞這條右臂。」

我才說完話,赫斯提的表情便瞬間僵住。

「對耶,你如果用那條手臂捶打地麵,結果可不是開玩笑的。」

迪亞內雅也露出愣住的神情。

「你打飛卡蓮閣下時用的就是那條手臂……不過你當時應該也相當手下留情了吧?」

「是冇錯。」

不過縱使手下留情,還是在平原留下了許多痕跡。

可以的話,我不想再破壞環境。

如果獲準能把平原打得坑坑洞洞,我就不會放在心上,但破壞環境終究是壞事。

「嗯,我知道了。我會負責把那殼狀物打到天上。」

「——那麼,我也會幫忙。一開始需要把那個東西彈至空中時,我應該辦得到。」

看來兩人決定好接下來的行動了。

正當我這麼評估時,背後傳來甜美的說話聲。

「我也會唱歌掩護你們,我如果儘全力歌唱,也能削弱那傢夥的力量。」

看樣子瑪娜莉露也要響應,實在是如虎添翼。

「三位,謝謝你們。那麼,上吧。」

三人視我這句話為開戰訊號,紛紛展開行動。

「聽我歌唱吧,卡特拉庫達……!」

首先,耳裡傳來了瑪娜莉露的歌聲。

「《多重結界·二十》!」

迪亞內雅則在歌聲中張起結界,將卡特拉庫達的軀體頂上空中。接著輪到赫斯提。

「《衝擊吐息》……!」

她竄進卡特拉庫達的下方,狠狠地發射衝擊波。

這道衝擊波雖是來自一副嬌小的身體,但威力驚人,使得卡特拉庫達在空中不停翻轉。真不愧是赫斯提。

「這樣就萬事俱備了,我能全力以赴了。」

老實說,我也是第一次準備出全力揮動這把金剛杵。

過去使用時為求謹慎,所以才剋製力道。

……畢竟出全力揮舞,有可能把一切都破壞殆儘。

但是現在是要朝空中揮舞,因此不須顧忌任何事情。

我發動加速裝置,衝到卡特拉庫達的正下方。

然後,將固定樁打進地麵。

固定樁穿過泥濘的土壤,深深地陷入地底。

我知道自身手臂使出的招式威力極高,因此也為預防後座力做好萬全準備。

「小櫻,我背後就麻煩你支撐了。」

「好的,主人,您儘管出儘全力。」

小櫻的力量穩穩支撐著我的全身。

有這股力量作為後援,我就能放心地全力揮動手臂。

「卡特拉庫達,吃我第一次的全力一擊。」

緊接著,我使出渾身力量發動攻擊。

發揮出金剛杵百分之百的威力。

為了彰顯這一招的威勢,我呐喊:

「突破天際——《金剛·改:模式——金剛杵·極限》!」

於高速中揮出右臂。

這記攻擊的出招速度快到直接打穿水蒸氣護壁。

「……啊!?」

眨眼間就命中了卡特拉庫達。

衝擊力道強大到瞬間貫穿堅固的木頭殼狀物,劃破雲和空氣、不停向前飛衝。最後,現場響起卡特拉庫達不成聲的悲鳴。

「——!」

它的身體就此徹底灰飛煙滅,一片殘骸都不留。

「主人,我確認它的魔核全數遭到破壞了,戰鬥結束!」

「嗯嗯,結束了……可是……」

我放下釋放完衝擊波與光芒的右臂,喘了口氣看往背後。眼前出現了一個莫大的坑洞。

「冇想到後座力會打出一個這麼深的坑洞。」

右臂出招的威力驚人之餘,後座力看來也是不容小覷。

地麵以我為中心出現一處圓形塌陷。

其實連我腳邊的地麵都被踏碎了,不過裝甲倒是毫髮無傷。

「看來地麵也有些部分耐不住您那股力道。」

「原來如此……」

以我為中心的半徑五十公尺左右,如今已凹陷成一處猶如隕石坑的地方。

坑洞最深處超過十公尺。

平原的水不停流入這個坑洞,但完全冇有溢位的跡象,看樣子鑿得相當深。

「雖然後座力的預防措施做得萬無一失,但這樣看來以後也必須考慮架設發射台。」

我這麼嘟囔時,迪亞內雅靠了過來她可能因為是中毒,所以臉顯得有些蒼白。

「大地閣下,你的招式威力還是一如往常地驚人耶……」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纔好……很抱歉,結果在地麵開了一個大洞。」

「冇、沒關係,你彆放在心上。我本來就想在這附近的平原建設飲水站——嗯,一想到現在有了座小湧泉就覺得好開心!」

迪亞內雅語氣堅定地告訴我。

不過這要稱為湖,裡麵也都是毒水就是了。

「話說回來,毒水這種東西,就算已破壞魔核,原來也要等到完成淨化纔會消失。」

我輕聲嘀咕。

「冇錯。所以卡特拉庫達的毒水纔會那麼棘手……本來確實是非常難應付的東西。」

赫斯提走過來這麼回答我。

她看起來雖然也有中毒,但情況感覺較輕微。

「不過,這次你已經狠狠消滅卡特拉庫達了,所以不會再有這種毒水了。接下來,隻要妥善處理殘留的毒水就好。因此像現在這樣讓毒水集中到一個地方,真的是幫了一個大忙。」

「嗯,謝謝你,大地先生。」

接在赫斯提之後來到我身旁的是瑪娜莉露。

「你的身體好了嗎?」

「托你的福,喝了你拿來的水和果汁後,我就徹底痊癒了……所以我過來進行最後的收尾工作。」

「最後的收尾工作是指唱歌嗎?」

「是的,要用我的演唱淨化水質喔。無論是要掩埋進地底,還是要拿來使用,都得讓水變乾淨才行。」

她說完便回到舞台上,拿起了杖型麥克風。

「現在觀眾很少,沒關係嗎?」

觀眾席上的騎士團幾乎都已不支倒地。

位於站席的冒險者,也就是閃亮光頭的成員雖然都還站著,但都已經失去意識,所以一樣無法擔任觀眾。

「嗯,當然沒關係。我現在身體狀態絕佳……而且現場也還有魔像們。」

雖然卡特拉庫達一戰折損了不少魔像,但現在還剩十具左右。

瑪娜莉露說完之後,有的魔像甚至已經舉起雙手,看來十分配合。

「原來也能跟冇有生命的物體借取魔力喔。」

「是的,我的身體已經恢複——所以我要唱這首歌做為收尾。《水龍的吐息》。」

瑪娜莉露再度於舞台上展現好歌喉。

我先前曾經聽過的美妙歌曲逐漸響徹整座平原。

位在觀眾席的魔像們先是開始散發微弱光芒,接著那些光芒不斷集中到瑪娜莉露身上。

「這畫麵好壯觀。」

原本蓄積在坑洞裡的紫色水也發出光芒,映照著昏暗的天空。

水質愈變愈透明,僅過了數秒就變得無比清澈。

即使如此,瑪娜莉露的歌聲仍舊未停,現場更是出現另一個現象。

「嗯……?下雨了?」

「嗯嗯,毛毛雨……等等,這是剛纔我們打上空中的那些水。」

原來是剛纔打至上空、四處飛散的漆黑之水落了下來。

隻是瑪娜莉露的歌聲傳來的瞬間,看似有毒的顏色也逐漸退去。

這些水在歌聲淨化水質的同時,從我們頭頂閃閃發光地灑下。

當然,這場毛毛細雨也淋濕了位在舞台上的瑪娜莉露。

瑪娜莉露就在白日灑落的陽光、水光還有虹光相互交混的環境中,優雅地唱著歌。

「啊……無論是歌聲還是現在的景象都好美麗喔。」

「嗯,對呀。」

「我之前也在煩惱舞檯燈光要怎麼打,但是無論再好的燈光安排,也贏不過這種大自然的特效。」

在響徹龍王的歌聲之後,平原和森林的毒泥地也都被清除得乾乾淨淨。

「這首歌真好聽。」

瑪娜莉露唱完走下舞台時,我這麼對她說道。

「嗯,大地先生,謝謝你的稱讚。」

她露出開心的微笑。

「該怎麼說纔好……你之前在我家唱的歌比較像是搖籃曲,演唱會這首聽了感覺能精神百倍,能聽到這樣的差異也很有趣。」

「嗯,你能聽出當中的差異,對演唱者來說可是莫大的讚美。」

「不過,我的耳朵實際上冇你講的那麼好啦……咦……?」

我和瑪娜莉露說話時,眼角處好像有某種東西在動。

「這種水在你唱完後還是會動喔?」

已經完成淨化的湖水竟然在無風的環境中扭擺竄起、動個不停。

「喔喔,那是卡特拉庫達身體的一部分。」

「嗯?它還活著喔?」

「這個嘛……應該要說它是淨化後重生纔對。卡特拉庫達最原始的意思其實隻是會動的水喔,原本是完全不帶惡意和害人之意的存在。」

瑪娜莉露這麼說後,用手指戳了戳湖水。

結果水在手指的刺激下稍微動了動,但也就僅此而已。

「它是在湖裡不斷吸收包含邪念與憎惡的魔核,所以纔會變成那副邪惡的模樣。」

「這麼說來,卡特拉庫達會這樣為非作歹都是魔核導致的?」

我這麼詢問後,瑪娜莉露悲傷地點了點頭。

「是的。水本身雖然也具有意識,但為了反應出漆黑魔核的憎惡、負麵情感,還有日積月累的毒氣,纔會變成那種顏色和外觀。它的狀態現在暫且平穩……所以必須派人監視,不要讓它有機會找到那種邪惡魔核。」

原來毒的來源是那種漆黑魔核。

「等等,既然如此,那就把魔核全都置換成普通魔核不就能解決問題了?」

「是冇錯。但是實際上是不可能實現的,魔核能蓄積的魔力遠多於高級魔石,必須要有大量的普通魔核才能承擔置換過程,不然反而會破壞魔核。」

「唔嗯唔嗯……也就是說,如果置換成大量普通魔核,卡特拉庫達就不會再製造毒水了嗎?」

「咦?那、那個嘛……如果是漆黑魔核已被淨化的現在,要置換魔核也變得容易很多,如果真的能置換足夠的魔核,卡特拉庫達應該就不會再製造毒水了……」

原來如此,我還真是聽到了一個好訊息。

來置換看看好了。

迪亞內雅目前正在喝著魔像拿來的水休息。我下定決心後,對她說:

「迪亞內雅,抱歉,打擾你休息,我能不能拜托你幫我瞬間移動到我家?我想去拿個東西。」

「唔嗯,我知道了,冇問題喔,大地閣下。」

結果,我回家拿來的東西是……

「那個是蘋果嗎?」

「對,我是在想,卡特拉庫達的身體結構如果和水魔像相同,蘋果就能派上用場。」

總之,我拿來一箱現摘的新鮮蘋果。

若換算成數字,大約不到一百顆。

「——你看,這樣如何?」

我試著把蘋果放進湖裡,也就是不斷蠢動的水裡。

「喔,成效很讚耶。」

結果放進水裡的紅色果實未遭破壞,而是停留在湖底。

而且湖水還動了起來,化為一隻體積約能放在手上的小龍。

極為清澈的水彙聚而成的身軀內,浮著一顆蘋果。

也冇感受到惡意和害人之意。

「很好,看來乾淨清澈的卡特拉庫達完成了。」

「騙人的吧……你居然成功置換魔核了……」

潔淨的水龍朝著我垂下頭後,再次返回水中。

「它這樣就不會再產生毒水了嗎?」

瑪娜莉露雖然瞪大雙眼、感到震驚,但還是回覆了我的疑問。

她直冒冷汗的同時看向了我。

「嗯、嗯嗯,這樣看來,我覺得它完全不會產生毒素了……不過,蘋果真的能拿來當魔核嗎……?」

話說回來,我還冇讓瑪娜莉露看過水魔像的製造方式。

「說來話長,反正成品的魔力感覺十分豐沛。」

由於果汁供應機魔像剛好在場,我把它叫來,隨即打開它的肚子,讓瑪娜莉露一探究竟。結果,她顯得更加吃驚了。

「原、原來如此。既然都有成功案例,我也無話可說了。反正事實就是如此……」

「瑪娜莉露閣下,我非常瞭解您現在的心情。」

瑪娜莉露看來是接受事實了。隻是不知為何迪亞內雅「砰」地拍了她的肩膀。

「總之,魔核的事情就是這樣。我另外想問的是,潔淨的卡特拉庫達已經潛入湖中,可以就這樣放任它不管了嗎?」

雖然這個坑洞形成的湖位於平原,而且未與河川等相通,但這個地方距離城市相當近,讓卡特拉庫達定居於此不知道會不會有問題。

我向瑪娜莉露和迪亞內雅提出這個疑問後,瑪娜莉露先是看了湖麵,接著點了點頭。

「不會有問題的。畢竟卡特拉庫達體積已經變小,也有地下水脈存在,況且這個坑洞出乎意料的深。卡特拉庫達本身也多少具備淨化能力,因此這裡的水質應該能夠常保潔淨。再加上隻要蘋果魔核還在,水質應該也不會惡化。」

「……唔,既然瑪娜莉露閣下都這麼說了,我就冇有任何異議。為求保險起見,我會把這裡列為騎士團監視、觀察的項目之一,不過這裡若是能成為一處水源地,我當然樂觀其成。」

看樣子兩人都覺得此事不成問題。

「這樣啊。戰鬥期間偶然形成的大坑洞,竟然能變成有用的地方,真的是太好了。」

魔境森林旁的平原就這樣出現了一處十分優美的小湧泉。

-街的景象在蒂安內娜的帶領下,我和櫻她們,一起參觀著商店街的大道。櫻花和赫斯緹沿著大道旁的店慢慢逛著,看起來很開心。看見那樣的她們我也非常快樂,不過。。「人多」……雖然已經很晚了,但是來祭典的人還是非常多。由於周身強大的魔力,並冇有在走路時出現碰撞的情況,但是...人多,這還是無法改變的。「這時候已經少了哦。白天更多呢」「那樣嗎?――好,白天就當家裡蹲吧」「真迅速的判斷呢,大地大人。啊,對了。這樣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