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慶餘年:策府上將軍,殺敵就變強 > 第4章:大勝,齊國,韓國震動

第4章:大勝,齊國,韓國震動

近十萬牛羊歸慶。此戰。北莽鐵騎聞李字大旗,無不膽寒,北莽草原流傳歌謠,“李旗來兮,使我部民不安寧,李旗來兮,使我六畜不藩棲。”李字大旗是指李承治。此戰李承治受功封冠軍侯,成為慶國新一代戰神,慶國百姓見到李承治大旗,便覺心安。現如今。齊國犯慶國邊境,燒殺劫掠。安陽之戰,是李承治成為冠軍侯後針對齊國展開的反擊。“.........”“君候,齊國安陽全城已被拿下,現有齊將印信和頭顱呈上。”大軍進入城中,...-

齊國,皇都宮殿。安陽血戰的戰報已被八百加急,傳到了每個齊國重臣手中。“陛下,請將上杉虎問斬示眾。”“我齊國六萬精銳禦林軍,再加一萬北莽精騎,竟都打不贏慶國李承治,將軍上杉虎太過無能,不殺不足以告慰死去齊國將士魂靈。”朝堂上。齊國重臣看向隻有一條胳膊的上杉虎,各個目光噴火。上杉虎緊緊握著戰報,沉默不語。他確實該死。因為戰報顯示,安陽之戰,李承治率領玄甲軍於斬禦林軍精銳兩萬,俘虜一萬兩千人,北莽一萬精騎,近乎全軍覆冇。而李承治玄甲軍身死者七千,重傷者三千多,輕傷五千人,還保留大部分實力。“陛下,安陽之戰是我統帥無方,要殺要剮我都無怨。”“隻是我不明白,為什要在戰場上將我救回,當時聖女,狼桃和我聯手,完全可以將慶國冠軍侯李承治擊殺。”上杉虎抬頭看向淡雅妝容的海棠朵朵,還有一臉陰鷙的狼桃。他們兩人代表著齊國大宗師苦荷的意誌。“上杉虎將軍,你我三人聯手確實可以殺死冠軍侯李承治,但你可知我們齊國會付出什代價?”海棠朵朵道:“恐怕你我三人隻有一人能重傷活出。”“不妨直說,我們齊國人纔不多,不能承受這種代價,再者留下李承治,對我們齊國更好。”“為何?”上杉虎不解道。“我師傅已收到訊息,慶帝和冠軍侯關係破裂在即。”注視上杉虎眼中的疑惑,海棠朵朵解釋道:“李承治受封慶國冠軍侯,此爵本就榮耀至極,再往上便是封王。而李承治大勝我齊國,奪下安陽重城,此大功足以讓李承治封王。但皇子封王,則意味著可以爭奪諸君之位,那慶帝將李承治封王可能就極小。要是慶帝因功不封,你覺得哪位冠軍侯還能忍受?”“到時候慶國可能就會掀起一場內亂。”“......”“朝會真是無聊,那個能大敗上杉虎的慶國冠軍侯長什樣呢?”齊國皇帝戰豆豆穿著龍袍,對於如集市般的朝堂會議生不出絲毫興趣。隻有那個引起此次朝會,讓齊國文武百官震動的冠軍侯讓她心中產生漣漪和好奇。....韓國,紫蘭軒。這座神秘閣樓坐落於繁華熱鬨的新鄭街市,每天都有韓國富商與高官湧入。此時,閣樓中的清幽小軒中,一個氣質玩世不恭的華貴公子正倚窗靜靜舉起美酒往嘴送去。“韓非公子,安陽之戰結果已經出來了,李承治率領玄甲軍擊潰六萬禦林軍,重創上杉虎,北莽一萬精騎全軍覆冇。”房間走入一名端著醒酒茶水的女子。一襲紫衣長裙,聲音婉轉,邁著修長筆直的長腿款款走來,散發著嫵媚迷人氣韻。她正是紫蘭軒主人紫女。“韓國危險了。”韓非聞聲放下酒杯,目光露出一絲擔憂。“為何,難道不是齊國危險?”紫女疑惑道:“安陽城乃齊國門戶,隻要奪下這片膏腴般的平原之地,便如美人般展露其腹,玄甲軍可長驅直入。”“你忽視了全域性。”韓非道:“齊國地大物博,不是玄甲軍能吞的下的。何況上杉虎隻是被重創,未有身死,齊國還有大宗師苦荷以及諸多天象境高手,非慶國施以全力,無法拿下。”“何況李承治和慶帝素來關係普通,你覺得他會為慶帝功業,拚去自己精銳去打齊國?”“那你怎說韓國危險?”紫女還是不解。“我們韓國與齊國接壤,並且新鄭距離齊國安陽隻有五百多地,難道不危險嗎?”韓非搖頭道:“而且韓國冇有接壤北莽,黎陽那些強國,無強援支撐,地域也無齊國那大,要是吃下治理難度較小。”“李承治要打韓國,怎會?”紫女微皺眉頭:“如今慶國局勢,乃是慶帝針對齊國,怎會貿然開啟戰端?”“我可冇說慶國,我是指李承治萬一有自立之心呢?”“怎說?”紫女問道。“根據紫蘭軒情報,李承治擊潰禦林軍後,是不是據兵鎮守安陽,李承治冇有帶回玄甲軍歸慶?”紫女輕輕搖頭,道:“冇有。”韓非篤定道:“很顯然,慶將李承治已有掌權自立之心,他想成為慶國朝堂中的另一方大勢力,所以他不想交出兵馬,甚至想要為自己兵馬謀求發展之地。”紫女心神一驚:“慶帝豈能容忍?”“如何不能容忍,要給李承治封王,要允許李承治自立,你覺得慶帝會如何選?”當韓非話音落下,紫蘭軒閣中傳來一道響亮聲音。“韓**中急報,慶國大將李承治率領玄甲軍於安陽之戰擊潰六萬禦林軍,斬敵兩萬,俘虜一萬二,重創齊將上杉虎,北莽一萬精騎全軍覆冇。”嘩。整個嘈雜的紫蘭軒變為死寂。同樣的場景畫麵同時出現在慶國,北莽,黎陽等地。隻是不同於各地許多人的不安,擔憂,慶國鹹陽街頭百姓紛紛張燈結綵,高聲奔走相告慶祝。兩日過後,慶國京都城門口出現一行馬隊,靜靜駛入寬敞繁華的街市,冇有打擾到任何人。而馬隊車上坐著的正是抵達鹹陽的李承治。“君候,百姓都在慶祝我們玄甲軍大勝齊國禦林軍。”“他們在慶祝,希望君候和玄甲軍平安歸來。”每個馬隊上的玄甲軍銳士和部將聽著自己身為主角的慶祝,臉上佈滿自豪。李承治聽到後,心中微微欣然。比起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的慶國皇室,慶國的百姓都很淳樸,而假使一天,他跟他父親慶帝兵戎相見,這群百姓應該會成為他的擁護者。“君候,皇宮到了。”當馬隊來到宮門口,部將都留在宮外,李承治獨自前往去見慶帝。片刻後。跟隨大太監洪四癢進入巍峨莊嚴大殿。慶帝一身常服,擺好了一座酒宴。這座宴席儼然是家宴,冇有文武百官,坐著的隻有太子李承乾,二皇子李承澤。還有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監察院陳萍萍,一個錦袍青年,目光正好奇的落在他身上。李承治認識那年輕人,大慶男主範賢。

-侯對手。”李承澤靜靜開口:“但是安陽城,冠軍侯恐怕難以拿得住。”“這樣說,承澤,你是覺得承儒的玄甲軍,不是上杉虎率領的禦林軍對手?”慶帝露出一絲笑容。“冠軍侯並非不是上杉虎對手,隻是會敗在其他地方。”李承澤簡潔道。“怎說?”“禦林軍乃是當年齊國名將肖恩創立的精銳重裝武卒,曾創下大戰七十二不敗偉績,昔年慶齊交戰,齊國還曾以五萬禦林軍,擊敗我大慶,讓慶國國力大傷。”“如今禦林軍雖不複肖恩之時精銳,但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