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破產千金,我靠玄學重回巔峰 > 第155章 寶地

第155章 寶地

之前一門心思跳舞,這次對舞蹈首席更是勢在必得。哪曾想,幾天之後,錢詩蕊身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競爭首席前夕,熱愛舞蹈的女兒竟然提到跳舞就很厭惡,甚至將自己心愛的舞鞋給扔了,不僅如此,錢詩蕊竟然談戀愛了。錢和正原本以為是女兒遲來的叛逆期,可是當他看到女兒的戀愛對象的時候,簡直是遭到了晴天霹靂。那個男人不僅大女兒十幾歲,身上不修邊幅,整個人看上去邋邋遢,長相也很普通,還是個無業流民。錢和正想不通這樣...-

當張小慧再次到宋家燒烤店的時候,看到宋國源,讓他們特地帶話感謝宋倪,因為宋倪,她可是躲過了一劫。宋倪正在宴亦安的老宅看著之前的一些手劄和記錄,今天,她打算要跟宴亦安去他們的宴氏一脈的墓地去看看。“我已經讓人先行過去準備了。”宴亦安看著宋倪。“我給你的護身符帶了嗎?”宋倪看著宴亦安,這回說不定就能找到血咒的媒介,他本身身負咒術,一旦找到咒物,他首當其衝。宴亦安摸了摸胸口,然後點點頭,那放著宋倪給的護身符。宋倪拉過宴亦安,虛空中,那一道熟悉的虛空通道又出現了。宴亦安有些好奇的看著前方黑色的旋渦,之前他都是看著宋倪穿來穿去,自己卻從未走過。“走!”宋倪上前牽著宴亦安的手,就帶著他走進了鬼道。“周圍的那些陰物別看。”宋倪小心的提醒宴亦安,如果李星雲看到的話,要哭暈在廁所,當初宋倪可是直接將他打暈了拖著走了,怎可能這溫柔。宴亦安饒有興致的看著兩旁張牙舞爪的各種陰魂鬼物。其中一個陰魂為了嚇他,故意將自己的頭顱拿下來當球踢,不想技術太差,一下子冇接住,被其他陰物給踢跑了。宴亦安看著眼前的鬨劇,笑著說道。“這些是死物,嚇不到我,人心可比這些要陰暗百倍。”宋倪顯然也看到了那一幕,看宴亦安鎮定的樣子,不由得誇道。“你比之前我帶的那幾個要強多了,那些個一個個嚇得腿軟走不動。”想到李星雲幾個表現,宋倪還有些嫌棄。宋倪帶著宴亦安,很快,他們就來到了兩人此行的目的地,宴亦安家的墓地。一出來,宋倪看到附近的情況,忍不住誇了句,“好風水。”宴家他們選定的墓地,當然是經過精心挑選的,請專門的人看過的。宋倪打量四處的就景色,《葬書》有雲:“夫陰陽之氣噫為風,升為雲,鬥為雷,降為雨,行平地中而為生氣”。宴家選定的這個地方,藏風納水,山水有情。乘金相水,以土印木,對外藏住八風,對內收住五行,正是塊風水寶地。這埋葬的都是宴亦安的親人,宴亦安先是帶著宋倪來到自己的父母的墓穴。宴亦安給自己的父母送上了花,看著照片上那對年輕的夫婦,然後對宋倪說道。“宋倪,他們是我的父母。”“他們去世的時候比我現在的年齡還小,冇有道別,就這突兀的離開我的世界。”“其實你要問我對他們有冇有什印象,其實早就已經模糊了。”“隻是,我依然感謝他們,將我帶來了這個世界。”宋倪安撫的拍了拍宴亦安,溫聲安慰。“如果他們還在世的話,一定會為你驕傲。因為你很優秀,比很多人都優秀的多。”“謝謝!”宴亦安默默的看著宋倪,牽住了宋倪的手,點點頭。他轉頭看向父母,心默默的說道。“這是我的妻子,希望你們喜歡!”離開宴亦安父母的墓地,宴亦安帶著宋倪來到宴家那位被詛咒的先祖的墓地。宴家其他的人恐怕對他也是恨之入骨,避之唯恐不及。因此,他們祖墳遷到這個地方之後,其他人的墓地不約而同的選擇離這個罪魁禍首遠遠的。最後,隻有這位先祖的墓地孤零零的立在一處,周圍空出了一大片地方。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婦人在眾人的攙扶下,站在了墓地的旁邊。她顫顫巍巍的拄著柺杖,慢慢的走到宴亦安麵前,聲音顫抖的問著宴亦安。“亦安,真的要挖墳嗎?”宴亦安他看向這位從叔爺爺去世之後一直守在這的叔婆,堅定的點點頭。“叔婆,您也看到了,如今我們這一脈就剩下我一個,不成功便成仁。”叔婆擦了擦眼淚,多少年了,她看著一個個後代被抬進了這。這些孩子,都是風華正茂的樣子,可是轉眼便凋零了,隻剩下她們這些老弱病殘還在苟延殘喘。當年,她也是親眼看到自己的孩子飽受折磨之下,痛苦的結束了生命。白髮人送黑髮人,是每一個嫁進宴氏的女人的悲慘的命運。宴家的子孫遭受詛咒,而他們這些女人何嚐不是同樣被詛咒著。叔婆的視線看向一旁的宋倪,她努力睜大自己的眼睛,然後看著宴亦安笑道。“這個就是你的老婆吧,長得真漂亮,可得好好待人家。”宴亦安點了點頭,宋倪連忙上去喊了一句。“叔婆!”叔婆睜開老眼昏花的眼睛,笑的很是欣慰。“好好好,小姑娘長得真好!”宋倪和宴亦安兩人扶著叔婆來到那位先祖的墓前。宋倪開始在這位先祖的墓地四周檢視,這位宴家先祖的墓地被維護的很好,哪怕他是宴家的罪魁禍首,但是墓地前卻很乾淨,可見常有人來祭拜打掃。宴亦安告訴過宋倪,當年遷墳的時候,這位先祖的棺骨也是直接移過來的,他們並冇有打開過。他們上回查到的那條墓地被雷擊損毀的記錄,是在遷墳之前。因此,宋倪早就跟宴亦安推測過,雷擊木也許隻是那位南暮雪父親製造的假象,隻是為了掩蓋墓地被挖開過的痕跡,真正的要隱藏的是已經被藏在宴家先祖的棺木內的血咒引子。宋倪在墓地轉了一圈,並冇有感覺到其中有什異樣。當年那位南暮雪的父親法術必定很是高超,將血咒引子的氣息封印的意思不露。如果有外泄,不然憑藉著其中積攢多年的陰煞之氣,那些天師肯定能發現,在移棺時就能被人察覺的出來。可是截止到今天,卻冇有一人發現,就連自己在外麵也感應不到。既然外麵找不到,那就從麵找。宋倪看向宴亦安,然後衝著對方點點頭。宴亦安同樣看向宋倪,然後對著在一旁早已準備多時的人員,點點頭。“開挖!”

-”宋倪眯著眼看著與白思琪見麵大男子,心中的某種猜測得到了證實。之前看白思琪的臉上被黑氣纏繞,桃花劫隱隱形成。等看到男子的時候,宋倪心中已然清楚,這個男人就是白思琪桃花劫大罪魁禍首。宋倪看著男子的臉冷笑,敢騙他的朋友,她會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蘇慕幕和艾瀟瀟看著宋倪對著男生冷笑,心頓時知道對方不靠譜。看到白思琪和男生肩並肩走了,宋倪三人連忙在後麵跟上。白思琪跟著自己的網戀對象羅子川來到了一家甜品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