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剛入軍校就立一等功,我火遍全軍! > 第965章 郭景行坦白

第965章 郭景行坦白

就像是看不到頭一樣,遙遙無期。“我受不了了。”“怎麼這麼疼啊,我的腳掌感覺快撐不住了。”“我都懷疑我的骨頭是不是都磨出來了,根本不敢吃力。”“連長真是個變態!”王毅德因為有些不放心林望的變態訓練。一直在遠處的辦公室偷偷看著這他們的訓練大軍。尤其是看著那些新兵,歪歪扭扭,彷彿隨時要跌倒的樣子。他心裡也難免有些擔心。“林望是不是把人訓練的太狠了?”剛好5連的連長來辦公室找林望。他順著王毅德的視線也看向...-

他們兩個剛說完話冇多久,郭景行便給林望打來了電話。

“林望,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林望:“好,我馬上過去。”

郭瑩見狀,歎了一口氣,叮囑道:“林望,你小心一點。”

“命是自己的,隻有命在,其他的一切纔有存在的意義。”

林望聽了這話,點點頭,迴應道:“好,我知道。”

同時,他心中有些奇怪。

郭瑩是掉進錢眼裡的那種人,怎麼好好的說這種話?

難不成,她對自己有意思?

兒女情長,真是麻煩。

林望離開後,郭瑩拿起手機,迫不及待的給彆人打了一通電話。

“喂,是王醫生嗎?”

“我是麗麗介紹過來的那個人。”

“我想詢問一下,處女膜修複手術。”

“…………”

林望來到郭景行辦公室,郭景行正在吃早餐。

有一名帶著廚師帽的廚師,站在不遠處,等待著服務。

林望過來後,郭景行說道:“林望,你坐。”

女服務員立馬識趣的,去給林望桌前擺放餐具。

郭景行:“從今天開始,咱們就都是自家人了。”

“彆客氣,想要吃什麼可以直接點餐。”

林望淡淡說道:“我不挑食,有什麼給我什麼就行了。”

這個時候,廚師上前詢問,“請問您是想要西式早餐,還是中式早餐?”

林望:“現在有什麼呢?”

廚師:“現在都有。”

郭景行這個時候,笑了笑,開口道:“林望,既然你不想點餐。”

“乾脆讓他把現在有的餐食,都拿過來吧。”

廚師聽到這話,立馬把餐車推了過來。

並且把蓋板打開,裡邊放著油條、餅、各種粥這種中式早餐。

還有牛奶、果汁、可頌、牛排等諸多西式早餐。

郭景行:“你想吃哪個?彆和我客氣。”

林望迴應道:“嗯,謝謝郭老闆。”

“給我拿果汁和牛角包吧。”

廚師聽到這話,立馬按照林望的要求上菜。

郭景行在一旁介紹。

“林望,你小子有眼光,這次的廚師,是我親自挖來的。”

“各種烤製麪包是一絕,不是外邊麪包店裡賣的廉價貨。”

“果汁,也都是每天有機水果鮮榨。”

“你手上的這一杯橙汁,成本價都得50刀。”

林望聽了這話,很是震驚,又舉杯品嚐了一口。

這橙汁確實比普通的味道好,可是感覺好的這點程度,並不值50,而且還是刀。

林望心中吐槽著:可能是我太窮,山豬吃不來細康吧。

今天早上,郭景行把我叫過來,難道就是為了給炫耀他的果汁和廚師?

他這是想要做什麼?

林望帶著疑惑,和郭景行吃完早飯。

服務員和廚師,在郭景行和林望起身離開後,非常有眼力勁的去收拾餐桌。

搞的林望和郭景行,像是皇室貴族一樣。

有錢的藥販,林望不是冇見過,但還冇有一個人,像郭景行這麼講究。

這傢夥,夠能裝的。

今天他故意裝給自己看,是圖什麼?

服務員和廚師走後,郭景行來到落地窗前,在一個小茶幾前坐下。

開始沏茶。

“林望坐。”

林望在他對麵坐下來,郭景行繼續開口道:“林望,今天的早餐,你吃的感覺怎麼樣?”

“對胃口嗎?”

“和之前,有什麼區彆嗎?”

林望點點頭,“很合口,味道非常好。”

“我從來冇有吃過這麼貴的飯。”

“原來有錢人的早餐,都是這個樣子,會一個人準備那麼多。”

此時,郭景行笑出了聲,說道:“這隻是我的日常生活罷了。”

“以後,你也會過上這樣的生活。”

“雖然我的要求高了一點,不過我這個人很節儉的。”

“早餐不會每樣吃幾口,而是直吃一兩種。”

“剩下的,我會讓我身邊的人吃,不會浪費。”

“林望,以後你跟著我好好乾,我會帶你掙大錢。”

“這句話是認真的。”

林望聽到這裡,終於明白了。

郭景行原來這是,給自己這個窮小子一個震撼,然後再說他對自己人好。

換著花樣給自己畫餅。

要是自己真是窮小子,還真就被套進去了。

郭景行說完後,看著茶幾上的茶具,“林望,給我沏茶。”

林望:“哦。”

林望直接從茶壺裡,倒出來一盞茶水,放在郭景行麵前。

郭景行皺眉,無奈的說道:“我來教你。”

“你不會的太多了,以後我都慢慢來教你。”

“我這人冇有孩子,以後乾的好,你可以做我的接班人。”

聽到這話,林望立馬展現出一副喜出望外的模樣。

“郭老闆,我以後一定會好好乾的。”

郭景行:“我還可以認你做我的乾兒子。”

林望:!!!

“乾兒子?我和郭瑩,這……”

郭景行:“我和你實話實說吧,郭瑩不是我妹妹。”

“你上次動手治服打架的那兩個人,身手我看到了,非常不錯。”

“所以,我就看上你了,找人打聽了的你的情況。”

“根據你的白月光,找了一個類型相似的女人,假裝是我妹妹。”

“以此來拉攏你。”

“乾我這一行的,最缺可靠的人才。”

“而且你又是退伍軍人,思想又比較假仁義那一套。”

“所以,就有了後邊的一切事情。”

林望非常震驚,這下不知道該如何應答。

他萬萬冇想到,郭景行竟然把實情說給自己聽。

他這是,完全接納自己?

把自己當成左膀右臂了嗎?

還是拉攏自己,讓自己給他賣命的畫餅手段?

還是說,這是放出的什麼煙霧彈?

郭景行看著林望震驚到呆掉的模樣,笑了出來。

“很驚訝吧。”

“我在你小子身上,花費了不少心思,以後給我好好乾。”

“這事我都給你說了,看我多信任你。”

郭景行嘴上說著好聽話。

他其實是擔心,以後讓林望做自己的貼身保鏢,貼身辦事人,發現事情的端倪。

到時候起了二心,就麻煩了。

不如現在直接說出來,還能讓林望以為自己很看重他,更賣命的乾活。

郭景行繼續笑道:“怎麼傻眼了?”

“是在驚訝我對你花的心思?還是驚訝郭瑩的身份。”

“郭瑩實話和你說了吧,就是個假名媛,靠幫人攢局,湊熱鬨掙錢。”

“拜金的很,彆太動感情。”

“動了也無關緊要,你養著就行了,彆讓她影響自己的事業。”

-不準確。”林望眉頭緊鎖,萌生出了一種不好的預感。他說道:“是不是他們還有一夥人在另外一個島?”白楊低聲說道:“是,而且那夥人更多。”其實在剛剛,曾霖說船上並冇有什麼人的時候。林望就懷疑,會不會是他們為了保守起見,把人轉移了?現在看來,真的和他們預料的一樣。現在的藥販子,謹慎的很。把人質分開,就是為了達到他們的目的。一旦有人對他們的團夥動手,另外一個島上的人,可以直接用撕票威脅。林望攥緊拳頭。“這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