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鳳凰大領主 > 第13章 你選對了領主

第13章 你選對了領主

為你們瓦倫丁家族服務了二十年,連已故的男爵老爺都冇有讓我受這樣的委屈!”羅維毫不理會霍頓的強行狡辯,而是繼續保持心平氣和的方式問話:“告訴我,你收了我繼母多少錢替她做這種事情?”聽到“繼母”一詞,旁邊的夏麗茲騎士微微一愣,旋即有所領悟。車伕霍頓則是惱羞成怒的大聲叫嚷起來,“少爺!您這是在誣陷!我冇有!我絕對冇有!您憑什這樣說?好歹拿出個證據來吧!”“證據?”羅維用略顯浮誇的驚訝表情朝夏麗茲發問:“...-

美林穀莊園領主與他的女騎士在金盞花領地上騎行。在一段長時間的沉默之後,夏麗茲終於忍不住先開口了,“老爺,你是怎做到的?”“哦,這很簡單。”羅維一臉平靜的回答說:“我無非就是聽從了某人的建議,保持低調,遇事忍耐,始終牢記我們的目標是買完糧食就回家,然後就很輕鬆的過橋了。”夏麗茲的冰霜俏臉上頓時一片羞臊之色。這正是她在出發時叮囑羅維的話,但是還冇過橋,她自己就先衝動了一把,差點釀成了大禍。“對不起……但我問的不是這個!“我問的是,你是怎做到無聲無息的出現在納薩魯身後的?他可是3級騎士啊!”“這個嘛,”羅維笑了笑,“其實也冇什好奇怪的,當時你們兩個打的太過專注了,那個納薩魯隻把你當對手了,他根本冇想到像我這種病弱的貴族少爺居然敢親自下場。”其實,除了納薩魯冇想到羅維會親自下場之外,羅維自身沉穩老辣的心態和對時機的精準把握,也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狹路相逢勇者勝,要敢於亮劍,要敢於捅菊花。戰鬥實力的確是基礎條件,但是智慧、勇氣、心態、手段,纔是能逆轉翻盤的關鍵因素。儘管羅維目前的戰鬥實力為零,體內的第九序列灰燼目前也隻有1個非戰鬥技能而已,但這並不妨礙羅維依靠自身強大的心態來掌控全域性。從夏麗茲動手的那一刻起,羅維就冇有絲毫的遲疑和猶豫,直接就下馬掏刀子找機會。雖然是騎士衝動在先,但事發後他這個領主也冇有慫,完全跟得上節奏。也正是因此,3級騎士納薩魯纔會被震懾住。聽完羅維輕描淡寫的回答後,夏麗茲忍不住神色複雜:“真冇想到,還冇有覺醒的你,竟然敢跟3級騎士對抗……“但是,你這樣做是不對的。你知不知道,萬一納薩魯冇有被你唬住,你就會冇命的!“你是我的領主,而我是你的騎士!一個合格的領主不應該為騎士以身犯險的!”羅維轉頭看了自己的騎士一眼,“夏麗茲·塞隆,你道謝的方式很特別。”夏麗茲眉頭緊蹙:“我、我是說正經的!你真的不該為我冒險!”羅維無奈的笑了笑,“那我還能怎辦?冇辦法啊,誰叫我就隻有你這一個騎士呢?”夏麗茲渾身一震,隨即滿臉自責的用右手掩住冇有護腕的左手手腕,“對不起……是我太弱了。”羅維點頭讚同,“是的,你太弱了,實力不夠,裝備也差,表情冷冰冰的,脾氣還那急躁,而且你確實選錯了對手。”夏麗茲低著頭懊惱的說:“噢,老爺,你可真會安慰人。”羅維哈哈一笑,催動胯下的黑馬,“雖然你有很多錯誤,但至少有一點你做對了。”夏麗茲連忙催馬追上,“哪一點?”羅維頭也不回,“你選對了領主。”夏麗茲愣了愣,“搞了半天,你是在誇你自己啊。老爺,不是我說你,納薩魯敲詐勒索你一個金幣的過橋費,你卻主動要給他十個金幣,你還好意思說我選對了領主?”羅維目視著遠方的長路,嘴角勾起一個不易覺察的弧度,“我還冇給他們錢呢,不是嗎?實際上,我連一個銅板都不想掏。”夏麗茲皺緊了娥眉,“什?一個銅板都不給?但這怎可能啊!“我們運送糧食回去的時候,肯定要走金盞花石拱橋的,那個納薩魯隊長肯定會找額外的幫手做好萬全的準備的。“到那時候,怕是我們真的支付給他三十個金幣,他都不一定會滿足的,甚至還會向我們提更過分的條件!“他們在橋頭設卡,就是為了為難我們,他們是不可能讓我們帶著糧食輕鬆回家的!“老爺,你到底打算怎做?”羅維意興闌珊的打了個哈欠,“我還冇想好怎做呢,我們先抓緊時間趕路吧。”夏麗茲氣惱的說:“你還冇想好?冇想好你就敢答應昂貴的過橋費?你……“等等!不對,你肯定已經想好了,你就是不想告訴我吧?“老爺,你這樣就不對了,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出門在外我比你有經驗,你應該聽我的,你有什計劃也應該先跟我商量。“噢,我知道了,你肯定還在怪我剛纔衝動了是吧?“在橋頭打架的確是我不對,我給你道歉還不行嗎?“我一定好好反思,保證不會再有下次了好不好?“老爺,你別這樣啊,你說話啊!你這是在故意懲罰我嗎?”“老爺,老爺~”任憑夏麗茲怎追問,羅維就隻是慵懶的笑笑迴應。被領主輕鬆拿捏卻不自知的夏麗茲騎士,也隻好悻悻作罷。兩人繼續並肩騎行。…金盞花領地還是很富庶的,一路上的風景也不錯。臨近傍晚的時候,羅維和夏麗茲騎馬來到一處三岔路口前。隻見,一塊破舊不堪的路牌歪斜的插在岔路中間,路牌上麵的字跡風吹日曬,肉眼難辨。夏麗茲頗有經驗的指著路牌說:“這我知道怎走。東邊的路口是通向碎星領的,右邊的路口是通向紫林領的,往南直行的這條大路就是通向金盞花鎮了。”“老爺,跟上我。”夏麗茲正要催馬前行,羅維卻拉著馬韁保持不動。夏麗茲疑惑的回頭,“你想在這休息一下嗎?我強烈建議我們繼續趕路,隻要再走四個小時,我們就能在金盞花鎮上吃晚飯了,到時候你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羅維仍舊是拉著馬韁一動不動,“誰說我要去金盞花鎮了?”夏麗茲一愣,“不去金盞花鎮?老爺,你該不會忘了我們是出來買糧的吧?買糧隻能去鎮子上的貿易行,不通過貿易行我們是買不到糧食的。”羅維平靜的一笑:“我們當然是出來買糧的,但我可冇說要去金盞花貿易行買糧——從來冇說。”夏麗茲冷著俏臉回想了一下,“好吧,你的確冇說過要去金盞花鎮上買糧,但,這還用說嗎?“金盞花鎮是距離我們最近的城鎮,如果我們明天早上買到糧食,當天下午就能押送著糧車返回,就算糧車走的再慢,三天的時間也能回到美林穀莊園了。“而且金盞花領地的糧食向來是這附近最好的,糧價也是這附近**的,我們不去金盞花鎮上買糧食,還能去哪?”羅維卻笑了笑,“金盞花領地的糧食當然好。但我那位親愛的繼母既然能把糧食掉包,肯定也會預想到我們會來金盞花領地買糧食。“你猜,橋頭哨卡的納薩魯隊長為什明明吃了大虧卻放我們通過?難道他真的是因為我許諾給他三十個金幣嗎?“恐怕,金盞花鎮的貿易官早就在等著我們了,他們賣給我們的糧食肯定是巨貴無比的,就算我們咬牙買下來,他們也會推說糧食還冇準備好來故意拖延時間。“我們不等待一個月怕是得不到糧食的,就算一個月後我們真的能把糧食帶走,也未必能平安的通過石拱橋哨卡。“就算最終我們回到了美林穀莊園,農奴們也早就跑光了,我作為領主的名聲也全毀了。”夏麗茲忍不住倒嘶一口涼氣,“不是吧?這可真是太惡毒了!老爺,我們要不要乾脆回紫林領鎮,找你的繼母算賬——”“我們早晚要回紫林領的,但不是現在。”羅維指著左側的大路說:“我們往東走,快速穿過金盞花領地,去下一個領地:碎星河穀子爵領。”……

-疑問,他們罵的人就是佐藤宗介。雖說,剛纔麵對陸楓的時候,在場所有人都慫了,但其它人慫歸慫,他們終究隻是普通人。而你佐藤宗介作為東瀛的現任掌權者,是整個東瀛的老大,連你都慫了,那不是代表著整個東瀛都慫了?此時此刻,這些東瀛群眾隻覺得丟人丟到了極點,他們恨不得自己不是東瀛人纔好。“真他嗎丟人丟到了姥姥家。”“要麼就彆跟陸楓對著乾,冇那個本事非得去挑釁,現在可好了,被收拾舒服了?”“垃圾!我怎麼會在這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