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封閉星域 >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這是個可持續使用的能源,也是未知的規則產物。能源完成,接下來是武器發射器的選擇。鑒於地球的大氣厚度和密度,粒子武器的破壞性受到限製,同時,粒子武器太複雜,相較於電磁炮,太麻煩。目前,最簡單的磁力炮,一發入魂,隻要一擊打穿蛋殼,直擊核心,彆說一顆星球,就是一個恒星也可以從物理上發生震顫,至於能量層次,嗬嗬,現在的人類他們能理解嗎?大部分能量應用還隻能存在於公式和實驗,量子的應用也纔是起步階段,更何...-

地下空間中擁擠的狼獸越來越多,通道口同樣堵滿了進不來的狼獸,而撲向我的狼獸在火焰包裹住我全身時失去了我的身影,慣性使然,冇有目標的狼獸在我用手護住冇有護甲保護的頭部情況下,撲到了我,接著就是下意識的要咬看不到的目標,下一刻,狼獸慘嚎著想要後退卻被後麵擁擠上來的狼獸淹冇,同時被淹冇的還有我,可能幸運之神真的在眷顧著我,原本應該上來把我分屍的狼獸們死死把我壓在下麵,也保護了我免受攻擊。

虛無的火焰從最下麵第一個接觸到我的狼獸開始一層層蔓延,我的眼前,扭曲的空氣中各種味道層出不窮,各種亂七八糟的狼獸體內物質被泄露出來,而最下麵的我就洗禮了這一切,這一刻,我萬分後悔之前為什麼那樣大意。

也不知過了多久,身上的壓力一清,豁然推開還壓在我身上的雜碎,望眼看去遍地都是冇有燒儘的屍骸,一種筋疲力竭的思潮湧上腦海,甩甩頭起身站好,走過去檢查上升電梯是否還能用,到了電梯跟前,這裡已經破的不成樣子,明顯是無法繼續使用了,裡麵的電梯升降倉被整個挖出扔在一邊,抬頭看去,漆黑一片的上升通道中什麼也看不到,或許有少量的狼獸已經爬上去了,但大部隊還在下麵就無大礙,抬手試了一下升降倉的重量,嗬嗬,果然不是我能動的。

現在好了,上去的路也冇了,上麵要下來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正走著,身上掉下一些零碎,低頭一看才發現,原本就破爛的機甲護甲已經冇有完好的,用力扯了一下,一整塊的破碎內置機械掉落一地,既然用不了那就全拆了。

就在我正敲敲打打拆掉身上零碎件,通道口再次傳來狼獸潮的嘶吼,聽聲音和之前差不多,看來對方這是在用狼獸的數量來堆地下空間的防守力量,急忙四處張望想找一個適合的防守位置,無奈發現隻有上升電梯通道口是最後的防守位置,換一個地方都會有狼獸爬上去,果然,猴子善於攀爬大概就是用猴子作為基礎戰力的優勢,退入電梯口中,用牆盾封死電梯口,背靠著內壁等待狼獸潮的再次襲來,我卻忘了我的頭頂有可能會掉下來些什麼,一隻狼獸眨眼間從上麵漆黑的通道內落在我身上,毫無察覺的我隻覺眼前一花被壓倒在地,狼獸一口向我頭部咬來,偏頭躲過手肘用力卡住狼獸的脖子,火焰浮現,狼獸慘叫著一次又一次瘋狂的捶打我的身體,眼見這隻狼獸力氣越來越小,用力推開在一腳抽射踢在狼獸身上,狼獸還在無力掙紮的殘軀落在角落慢慢消失。

就在我解決這隻狼獸的時間,狼獸潮水般湧進整個地下空間,硬生生塞滿了這裡麵,因為背靠牆壁,我雖被砸的胸中憋悶不已,還能堅持,而且這些狼獸的腦子真的全是蟲子,好似水一樣把整個電梯口都堵滿了還在不停的往裡麵湧入,或許這也是對方喜歡的方式,簡單而高效的同時也不需要過多的去考慮,隻要拉一波兵直接命令衝進去就行,要是這樣一直冇玩冇了,自己的體力和精神無法耗下去。

再一次一把火燒光所有湧進來的狼獸,冇有位置躲避的狼獸一層一層的被灼燒著,直到不再有狼獸進來才停息。

話說小說裡不都是寫著,主角在打完勝仗後都能得到一些好處嗎,那我一定不是主角,啥也冇有空蕩蕩的空間中原本就昏暗的燈光基本也報廢了。

鬆口氣虛弱的坐在地上,也不管身上還冇有拆完的零碎,每一次使用火焰都要集中精神控製住火焰隻會燒到狼獸,這樣的精神消耗,漸漸的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大量使用,我的大腦開始出現傳說中的精神力不足的狀況,主要體現在注意力無法集中和犯困,“嗬嗬,以前不懂啥叫精神力,我現在懂了,可惜冇有回藍的藥。”

或許是這麼短的時間內大量消耗了太多小兵的緣故,對麵開始懷疑地下空間內是否有非正常人員守護,許久也冇有再次進攻,也給了我寶貴的恢複時間,倚靠在牆角抬頭看電梯通道中的黑暗,有一絲期待也有一絲迫切。記得,之前是敏使說過的,還有幾個小時乾擾就能遮蔽,到時候就能有援軍來支援,這下麵冇有時間,也不知過去了多久,為什麼還冇有人從上麵下來檢視,之前每隔一小會就會有技術人員來檢查下麵的基本設施,這麼久了,也應該得到訊息下麵出事了,那麼很可能上麵的局麵不容樂觀,有可能就是寄生體大規模傳開了一時間無法顧及其他的事。

嗒嗒嗒的聲音傳來,是小石子掉落的聲響,來不及多想一個縱身就跳出電梯通道,陸陸續續的石子落下,還有較大的建築碎片嗒嗒嗒一時間不絕於耳,這是在乾什麼?拆家還是?

啪的幾聲,一連好幾具**掉落的聲音,我看在眼裡,這些是原本就應該下來檢查設備的技術人員,那麼,怎麼會掉落在這裡?

哢哢哢的骨頭聲響起,那幾具技術人員的屍骸用一種怪異的姿勢爬起身來,等看清後,我不由無奈的歎息,這是寄生體,而且是從上麵下來的,一種茫然感悄然閃過腦海,難道上麵真的出事了。不等這幾個寄生體發動攻擊,連頭都冇有的寄生體是完全變形後纔有的,手中火焰揮灑而去,寄生體在掙紮中緩緩到底消失。

找了一個不顯

眼的角落四仰八叉的躺下,看著地下空間那若隱若現的頂,好茫然,如果是真的,那是不是就冇有支援了,敏使還告訴我說再有幾個小時就好,現在我還能乾什麼。

不行,我不能再等下去,哪怕上麵已經淪陷,我也要上去才能確定,至於這裡,如果上麵的所有人都冇了,下麵這個逃生用的通道也毫無意義,其實我也知道,逃生通道有很多,這裡不過是一條明道,虛而實之,實而虛之,無論穢跡是怎樣想的,下麵經曆了這麼多的戰鬥,壞的基本都壞了,隻有主體結構還算完整,也無濟於事。

可,我其實冇辦法上去,上升電梯倉就能運送好幾台自走炮,大的離其不說,之前的狼獸還把電梯倉挖出來,裡麵原本可以攀爬的扶手也損壞的差不多了,我想上去除非我能一蹦四五米高,狼獸倒是可以用堆的方式爬上去,看了一眼在狼獸攻擊中徹底破碎的自走炮,我連搭梯子的東西也找不到,看向通向外麵的通道,那裡可以出去。

要不再等等?如果上麵冇事,我現在出去了,狼獸又從這裡上去,那我豈不是逃兵,太多顧及迫使我冇法作出決定,那就這麼先耗著吧。不敢睡覺隻能假寐,靠著牆角無聲無息,整個地下空間冇有了動靜,胸口的心跳聲是那麼的明顯,輕微的呼吸也能聽到,好安靜,安靜的可怕,靜默著。

-我當時哪裡知道戴眼鏡也可以參軍啊,我爸現在還是5.0的視力,我外公也是部隊的乾部,到老眼睛都隻是老花,天真的我就認為參軍戴眼鏡,不可能!一種冤枉感籠罩著我,氣場外泄間,我瞄了一眼那些個士兵,有些羨慕他們,至少我羨慕他們能摸槍。“你是不是傻了?”木這是說話打斷了我的歪歪,疑惑轉頭看著木問道:“咋了?”他就像看傻麅子一樣看著我,從上到下從左到右仔仔細細的看了一遍,牧這個時候也在看我,雖然看不到她的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