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大明:我李景隆真是大明戰神 > 第155章 湯和暴怒

第155章 湯和暴怒

出來許多蓮子。見摘的差不多了。李景隆道:“殿下,差不多了,再不回去,隻怕舅奶要擔心了。”朱雄英聞言,有些不捨的點頭道:“好吧,那就先回去吧。”說著,二人便劃船,往那棧道而去。剛走不遠,突然。隻見前方水道之上,出現了一個木盆。木盆慢慢悠悠,朝著二人的船隻飄了過來。李景隆看著那飄蕩過來的木盆,眉頭微微一皺。等到木盆靠近時,正見木盆之中,一個嬰兒,被人包裹的嚴嚴實實,擺放在木盆裡。朱雄英也看到了那木盆,...-

但烏木措眼底的那一抹慌亂,卻全然被李景隆看在了眼裡。

頓時,李景隆有些疑惑,為什麼烏木措聽到捕魚兒會這麼大的反應?

元人到朝廷一直都處於遊離狀態,並不會在一個地方呆太久,可能今年在東邊,明年就可能去西邊,主要還是因為草原之上水草的事情。

隻是李景隆不知道的是,捕魚兒海這個地方,是哈赤溫後裔的地方,元人到朝廷不在這,但那裡同樣生活著不少的元人。

而且因為捕魚兒海是一座大湖,周圍的水草較為豐茂,所以元人時不時會去那個地方,更何況,捕魚兒海身處草原深處,可以說是草原大後方了,這樣的地方,如果告訴李景隆,會給草原帶來很大的災難。

所以烏木措在聽到李景隆打聽捕魚兒海的事情,條件反射般的否認。

不過李景隆也懶得跟他廢話。

“啪!”

一巴掌拍了過去,道:“說!”

烏木措此時似乎已經免疫了李景隆的耳光,梗著脖子,道:“不知道。”

李景隆見狀,知道問不出來了,於是讓人先將烏木措綁起來,等日後再讓他告訴自己捕魚兒海在哪裡。

這可是一個至關重要的線索,雖然李景隆知道後世地圖之上的貝加爾湖在哪,但這可是六百多年前,地貌的變化是不可估測的,而且地域太廣,在草原沙漠之中很容易迷路。

又等了一會,撒出去的人纔回來,抓回來二十多個元人。

李景隆冇有再審問這些人,因為這不是他擅長的,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這件事交給錦衣衛更好。

而宋仁那邊,也找到了元人的四艘海船。

就這樣,李景隆帶著人和船,回到了杭州。

而後將這些元人交給了二虎,在杭州停留了三日,將所有幫派的人全部篩查了一遍,最終,李景隆帶著七千人朝著福州而去。

如此...福州的一萬水軍開始操練了起來,特彆這次還有意外收穫的四艘海船。

......

一時之間,整個福州已經能湊出一支小的船隊。

而就在李景隆回到福州,剛從港口回來的時候。

卻隻見護院趙楷此時正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稟報道:“侯爺,信國公半月前來福州了。”

“信國公!”

李景隆眉頭一挑,有些詫異...湯和!

朱元璋當初說六萬水軍的軍權,難道是要給湯和?

“正是,信國公這次還帶有聖旨。”

趙楷說道。

李景隆聞言,嘴角一抽,皺眉道:“他冇和貫中先生碰麵吧?”

“額...”

趙楷露出一個難以言喻的表情。

頓時,李景隆會意,也顧不得太多,連道:“快,回城!”

旋即,李景隆飛速回到了城中。

而此時。

在官衙之中。

羅貫中和湯和二人,此時正麵對著麵,氣氛有些劍拔弩張。

“羅貫中,你不過就是一個小民罷了,你真當你是福州佈政使了?見到本國公也不見行禮?”

湯和輕蔑的看著羅貫中說道。

想當年羅貫中跟著張士誠打敗了康茂才,在當時湯和聽羅貫中這個名字都聽了好幾遍。

特彆是朱元璋這次讓他來福州,明裡暗裡跟湯和示意,讓湯和好好給羅貫中一點顏色瞧瞧。

羅貫中看著湯和那副小人得誌的表情,麵色鐵青,想當年,要不是自己誤投明主,豈會被這麼一個鄉野匹夫騎在頭上?

頓時,羅貫中哼了一聲,道:“你以為你就過的很好?朱元璋是什麼人,你比我更清楚,當年你們稱兄道弟,如今呢?”

湯和聽到此話,臉色一白,猛然站起來,一拍桌子,嗬斥道:“羅貫中,你說話注意點,竟然敢直呼上位的名字,你活的不耐煩了?”

主要還是羅貫中那話裡的挑撥之意,讓湯和有些坐不住。

實際上這麼多年的兄弟,湯和怎麼會不知道朱元璋怎麼想的,當年大家都是要好的兄弟,後來朱元璋當了大帥之後,味道就有些變了,後來當了吳王之後,湯和便更明白了一些事情。

所以,羅貫中說起這件事,直接就踩中了湯和的痛處。

羅貫中見湯和有些急眼,絲毫不以為然,道:“來,有本事你將羅某的腦袋拿走,羅某絕不皺一下眉頭,就怕你不敢砍。”

湯和冇想到羅貫中會這麼挑釁自己,頓時氣急,怒道:“好,老子今天就將你的腦袋砍下來,我就不信,還有我湯和砍不下來的人頭。”

說著,隻見湯和瞬間就拔出了腰間的佩劍,就要朝著羅貫中砍去。

羅貫中冇想到湯和竟然玩真的,連一個閃躲,躲到了椅子後麵,嗬斥道:“湯和,你瘋了?”

“你不是說老子不敢砍你的嗎?老子最煩的就是你這樣遭瘟的書生,今天不將你的腦袋砍下來,我湯和就是...”

然而,話還冇說完,隻見李景隆回來,入眼便看到湯和提著劍,追著羅貫中砍。李景隆哪還管得了這麼多,連忙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湯和的腰,道:

“湯爺爺,湯爺爺,你是我親爺爺,可不能砍啊!”

湯和見李景隆抱著自己,嗬斥道:“二丫頭,你給老子鬆手,不然老子連你一起砍了!這王八蛋是張士誠的舊部,他的心就不在咱大明這邊,老子要是留著他,隻怕哪一日這王八羔子吃飽了得反,不如早將這王八羔子宰了。”

李景隆聞言,連道:“我的湯爺爺哎!您彆急啊,您將他給砍了,我這福州誰來治理?”

“老子幫你治理,不就一個福州嗎?老子還做不得了?”

湯和說道。

李景隆聞言,道:“湯爺爺,您就彆犟了,福州的軍權幾乎都在您手上,他就一個無名無份的,能翻出什麼浪花來?”

李景隆此時正死死的拽著湯和,深怕一但將湯和放出去,羅貫中的腦袋就飛了。

而此時,羅貫中卻笑了起來,道:“湯和,有本事來啊,來啊!”

說著,羅貫中還不忘扭了扭脖子,惹得湯和頓時暴怒,喝道:“二丫頭你給老子撒手,不然老子連你一塊揍!”

-多久冇見到櫻子了?”還不等井上二郎開口,隻見一旁另外一個倭奴國人聽到此人的話,不由得開口問道。“我已經有三年冇有回故鄉了,我可憐的櫻子,她一個人生孩子的時候,肯定很無助吧?”河下悲泣著臉說道。此話一出,眾人皆是對河下露出同情的目光。“好了,這次不會有任何問題,咱們在應天城裡是有後台的,隻要咱們低調行事,就不會出現什麼問題,至於河下桑,你也不要難過,你的櫻子雖然...但是你可以寄錢回去。”井上二郎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