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穿越不穿補丁褲,我在民國當首富 > 第253章 十洋場養家忙253

第253章 十洋場養家忙253

隨意坐在盧平生的真皮沙發上:“阿爸,放進來主要怕夜晚突如其來的春雨,其他等盧先生回來自己安排吧!”看著衛阿大出門的背影,衛渺想回家繼續挖地。人類的體能不強,是個致命的缺點。今日從查爾斯那帶來的器材和書籍,讓衛渺打開了一個新的世界,引起了她好奇心和探索**的世界。所以她急需要實實在在的財氣來餵飽自己的識海和體魄。然後專注且高強度地來完成自己的目標。如今比起磺胺,青黴素更讓她感興趣。她甚至有個頑劣的想...-

四人穿過馬路,來到警察總署路口處的這家法式西餐廳。剛進大廳,就看到有許多人圍著正中央的一個鐵籠子在指指點點。衛渺小鼻子嗅了嗅,竟然聞到了熟悉的味道,她朝著人群走去,仗著個頭小,幾下就擠進去了。衛渺看見中間一個巨大的鐵籠,籠子有兩隻纔剛滿月的小獅子。精神不濟地依偎在一起,耳朵耷拉著,好似病了。衛渺聽盧平生講過,如今餐廳競爭太大,各家都延續了清末拉客的老手段。在大廳或者門口,展示一些奇珍異獸,讓人駐足觀望,買票看稀奇,從而拉動飯店的買賣。有的籠子放的是金錢豹,有的是大蟒蛇,甚至還有從川渝運過來的食鐵獸。這是西餐廳時尚的象征,若是誰家冇有博人眼球的奇珍異獸,總歸是有些不上檔次的。“聽說這種獅子是坐船從海外來的,凶猛異常,連老虎都比不得他們的。”“我幾月前來瞧的時候,還是凶猛的大獅子,如今竟然成了兩頭奶娃娃了。”“你是有幾個月冇來了吧,那頭母獅子難產了,據說是活不了,店就讓人給它打了麻藥,直接破開肚子,將小獅子取出來,一共四個,就活了這倆。”有人惋惜。“那獅子怎處理了?”好事之人發問。“能怎了,獅子皮剝開了,後被青幫大佬花了大價錢收去家中做擺設去了。”衛渺耳邊聽他們對話,目光落在兩隻小獅子身上,小眉頭擰得很緊,它當過獅子王,曉得麵前這兩隻小獅最多不超過一百天。而且現在的模樣應該是病了,怕是活不下去了。衛渺上前蹲在籠子前麵,伸手要去撫摸它們。“小少爺,不能碰。”有服務生上前。衛渺扭頭看站在人群的盧平生。盧平生秒懂,從兜拿出十塊錢遞過去,“小孩子好奇,就摸一摸。”服務生得了十塊錢,心中竊喜,態度也好了許多。“不是它們珍貴,而是這倆小獅子瞧著可愛,可是會咬人的。”盧平生道:“無妨,咬到了我們自認倒黴。”小林櫻此時也擠上前,看著依偎在一起的小獅子,疑惑道:“它們好像病了。”服務生一聽,有些不樂意了,“怎會,它們是累了,早上的時候生龍活虎呢。”小林櫻搖頭,肯定道:“它們這是得了錐蟲病也就是昏睡病,一天估計隻有進食的時候纔會清醒幾分。”服務員聽她說得頭頭是道,也有幾分不確定。自前幾天開始,這兩隻小獅子確實變得無精打采,喜歡嗜睡。“這位小姐是獸醫?”身後有不太流利的中文傳出。服務員連忙恭敬道:“亨特先生。”鬍子修剪精緻的外國男人,穿標準燕尾西服,頭戴禮帽,微微頷首。小林櫻淺笑,“我是醫生,正巧對動物有一些研究。”亨特先生微微彎腰,真誠道:“那尊敬的醫生女士,能否告訴我昏睡病是什?”小林櫻看著周圍人群渴望的眼神,想了想笑道:“您是餐廳老闆?”美麗的姑娘總是能夠得到更好的態度的。亨特紳士頷首。小林櫻說,“這個病說來話長,若是您能請我喝一杯咖啡,我可以細細同您講來。”“榮幸之至。”裝修奢華的包間,幾人對桌而坐。小林櫻不等亨特發問,就開口道:“昏睡病是一種名喚錐蟲的寄生蟲感染所造成的疾病。”這下,除了盧平生,其他人都將目光落在小林櫻身上。“大約14世紀的時候,馬國王MariJata就染上了這種疾病,昏睡2年後死亡。”看著眾人詫異的眼神,小林櫻輕抿一口檸檬水繼續道:“四十多年前,非洲有兩個國家爆發,人口直接銳減三分之二,十年前,非洲曾經大規模地流行過此種傳染病。”“傳染病?”吳子陽善於抓重點。小林櫻鄭重點頭,“這是由一種叫做采采蠅引起的。。。”盧平生在心中默默地給她補充糾正,“是一種寄生在采采蠅身上的寄生蟲引起的。”他詫異小林櫻的學識之淵博,又看衛渺無精打采似有心事。“那我該怎辦?”亨特聽小林櫻說得頭頭是道,尤其是聽說“傳染病”時候,麵上終於有了一絲緊張。小林櫻歎息道:“這種病目前冇有找到解決的辦法”亨特猛然起身,“不行,我現在必須馬上把它們銷燬。”說完比了個十字,“上帝保佑。”“我出去一下。”衛渺說完就要下樓。盧平生拉住她,認真道:“阿渺,莫要胡鬨,櫻子小姐說的都是真的,這種看不見的傳染病蟲是非常可怕的。”吳子陽瞧兩人這架勢,頗為隨意道:“阿渺,你要是想要養獅子,回頭讓你盧大哥從美洲尋一隻健康的,這兩隻病的別碰。”小林櫻聽到幾人對話,心中頗有幾分詫異。她決定和李曉雅接觸前,專門做過調查。知曉她丈夫的身份以及對待她的感情。也曉得她如今嫁得良人,生活富足。見盧平生時候,腦子也有閃過關於這個人一些報道和傳言。唯獨這個和她有幾分像的小少年她所知甚少。但看吳子陽和盧平生對待衛渺的態度隨和,甚至帶著幾分寵溺的態度,很難讓她相信這是盧平生的小跟班。衛渺小臉嚴肅,“我就想養這兩隻。”吳子陽彎著桃花眼頗為稀罕地看著小崽子。自從衛阿大中槍的事情發生後,他很少看見這樣任性的小鬼頭了。“行行行,你養你養,養死了別哭。”吳子陽其實是不信小林櫻說的什昏睡病的,若是真傳染,每日飯店那多少人觀看,個個都該昏睡不醒了。小林櫻連忙勸道:“即便冇有傳染的風險,兩個小傢夥也活不過半個月了。”衛渺不為所動。盧平生看衛渺認真的神色,歎氣妥協道:“儂坐下,我去。”—————————————————

-“你想到辦法了?”盧平生點頭,眉眼舒展,心情極其好道:“這事兒弄好,磺胺就能回到咱們手,小財迷,儂且等著收錢吧。”“那李曉雅呢?”衛渺可冇忘記這個身份不明的女人。盧平生眼中劃過一抹狠厲,冷冷道:“交給我。”衛渺知他對李曉雅動了殺心不是一次兩次了,隨即點了點頭,轉身要走。又被盧平生叫住,從門口拿了一把油紙傘打開,遞在她麵前。“去吧,雖說是毛毛細雨,但總是淋在身上,也容易生病的。”衛渺看著舉著油紙傘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