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彆說喜歡 > 照片

照片

隻手捂了嘴,被拖著往後一拽。宇辰剛想冒火,回頭一看是許牆。這人來的真是時候。“怎麼了?”江知行在電話那頭問。宇辰:“......許牆你怎麼來了?”江知行沉默了。許牆冇說話,蹲在兩人身邊,三個人,一個許牆,一個林笙,一個宇辰,蹲成一排,這樣子看上去有些滑稽,但是三個人中,一個哭得梨花帶雨,一個麵如土色,一個麵無表情。許牆身材有點胖,所以蹲下來有點困難,乾脆懶得蹲了,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從兜裡掏出兩顆...-

車在小區外停下,窗外不知道什麼時候下了雨。

宇辰拖著行李下車,冒著小雨跑進保安亭。

太晚了,路燈在雨裡發出昏暗的光……

“......”保安亭裡笑哈哈刷視頻的保安大叔看著亂糟糟的宇辰,大驚,“你是住在六樓的哪個小夥子?”

“嗯。”宇辰拖著行李站在門口。

“我朋友說在這裡放了給我的東西?”宇辰問。

“哦。”保安大叔恍然大悟,忙把手機放下,彎腰在抽屜裡翻翻找找了起來,半晌後,拿出一個黑色的檔案袋,遞給宇辰,“喏,就是這個東西,今天下午一個女人送過來的。”

“謝謝。”宇辰接過來,拖著行李箱快速衝到了樓下,蹲在明亮的樓道燈下迫不及待的打開了檔案袋。

江知行給他的。

是什麼玩意?

這是晚上八點之後,居民樓裡看起來空空蕩蕩的,每一扇窗戶裡都透著明亮的光,除了六樓的某個房間。

指尖拆開檔案袋後,宇辰把裡麵的東西一股腦倒在手上......裡麵是幾十張照片,是這次去西藏的時候江知行偷拍的?

宇辰不知不覺的笑了,連帶著一天的疲倦都消散了,他把照片重新裝了回去,點開江知行的聊天框。

【大雨:你拍我醜照!!!】

江知行回覆的很快:

【江知行:這不是醜照。】

宇辰回了個暴捶的表情包過去,把手機揣兜裡,心情順暢的站起身,繞了個圈上了電梯。

以龜速開了門,宇辰疲憊的洗了個澡,倒在床上睡死過去了......

外麵一直在下雨,這種天氣就適合睡覺,宇辰是在下午一點被電話鈴聲吵醒的。

朦朦朧朧的宇辰半睜著眼,覺得天花板有點抽象,半死不活的爬起來,接了電話,又躺了回去。

“宇辰!”

是他爹的聲音。

“聽說你從西藏回來了啊?”

宇辰一下子精神了:“你聽誰說的?那個人怎麼能騙你。”

“昨天下午小蘇在機場看見你了。”那邊說。

“.......”宇辰坐起來,抹了把臉,蘇扶,他冇看見。“給我打電話乾嘛?”

“下午來趟公司。”他爹宇司名說。

“行嘞。”宇辰翻身下床,踩著拖鞋往衛生間走,“正好我也有事要給你說。”

“辭職的話,你就彆來了。”

宇辰腳步一頓,笑得人畜無害:“那我更要來了。”

說完,掛了電話,快速洗漱完,跑到車庫裡,和自己的車對視了半晌,算了,不想帶他上路.......

宇辰選擇了擠地鐵.......

宇辰在一個叫“新羽”的攝影公司上班,公司是他爹白手起家一手操辦起來的,這點宇辰還是佩服極了,從心底裡覺得宇司名是個優秀的商人。

但卻是個鑽進錢眼子裡的人,為了賺錢真的可以不擇手段的那種。

幾乎就在宇辰踏進公司的後一秒,另一個身影隨後出現在了他身後,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了過來:“回來了啊,玩的還好嗎?”

宇辰回頭看了眼說話的這人,輕嗤一聲:“挺好的,還胖了兩斤。”

說完,他上下掃視了一眼錢枚,這個眼鏡男一副風塵仆仆的樣子,手裡提著兩杯奶茶。

多半又在追公司裡的哪個妹子......

宇辰:“你不會遲到了吧。”

錢枚大怒,罵道:“我隻是出去取了個外賣!”

“哦。”宇辰說,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彆的不說,宇辰單字的一個“哦”還是很有殺傷力的,反正錢枚被氣的差點跳起來。

爽了。

宇辰心想,他不用猜就知道錢枚這人又想憋什麼屁,多半就等著宇辰回來陰陽怪氣呢!

一路上,他都聽到了不少議論聲,嘰嘰喳喳的一片,宇辰覺得煩,乾脆把衛衣帽子拉上來叩在腦袋上,把彆人的目光都遮擋在外麵。

看衣服料子去吧。

但宇辰還是忍不住去聽那些議論紛紛的聲音,十分窩囊的站在原地,假裝無事的偷聽。

“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不知道啊,可能西藏不好玩吧。”

說完,那兩個聲音撲哧一聲十分有默契的笑了,笑完之後,其中一個女音,“果然是小少爺啊,我行我素習慣了。”

宇辰:“.....咳。”

方纔還嘰嘰喳喳的聲音猛地頓住了,那兩個議論宇辰的女生驚恐的朝宇辰看了過來,宇辰憋住冇笑,半晌後,擺擺手,“我什麼都冇聽見。”

“......”

這哪裡像是什麼都冇聽見的樣子啊,分明是什麼都聽見了。

宇辰歎了口氣,敲了敲辦公室的門:“我進來了啊。”

說完,推開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冇曾想辦公室裡不止有他爹,還有另外一個女人,畫著濃妝,三四十歲的樣子。

那女人坐在宇司名的辦公桌上,見到宇辰,立刻露出了明媚的笑容:“小宇來了啊。”

“嗯。”

宇辰掩上門,目光一動不動的看著他爹,宇覺名漫不經心的靠在辦公椅上,把宇辰從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看的宇辰雞皮疙瘩從頭一直延伸到腳。

錯開目光之後,卻發現,那個叫白玉梅的女人也一直盯著他,目光彷彿在打量著什麼貨物......

“爸爸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宇司名換上了商量的語氣。

“你確定是商量?”宇辰拉開一把椅子坐下,目光落在白玉梅身上,“阿姨,要不你找把椅子坐吧,我看你被這桌子硌得慌。”

“......”

見兩人的氣氛又開始劍拔弩張,宇司名忙在中間調停:“當然是商量啊,還有,對你白阿姨溫柔一點。”

哼。

宇辰把全部的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宇司名身上,這父子二人有一種讓人感到莫名其妙的火藥味。

“既然是商量,那我有權拒絕吧。”

宇司名臉上明顯的附上了一層怒意,隻不過礙於有白玉梅在場冇有顯現出來:“你禮貌一點,我是你爹。”

宇辰:“.......”沉默了。

“是這樣的,你弟弟這不快初中了嘛,我們發現他在攝影上有一點天賦,所以就想讓你教教他,帶帶他。”

宇辰;“帶不了。”

“而且,我哪裡來的弟弟?”

正想說他自己也是一個菜雞,怕把一代天之驕子引入歧途,突然想到了江知行。

江知行說,拒絕彆人的時候,不一定要貶低自己。

話到嘴邊改了口:“我們有代溝。”

宇司名哈哈一笑:“能有什麼代溝,咱爺倆不是都冇有代溝嘛?”說完,喜滋滋的去看白玉梅,多半覺得有戲。

“咱爺倆那不叫代溝,那叫鴻溝。”宇辰說,“你們送他去專門的學校吧。”

說完,宇辰冇等這兩人反應過來,把一張辭職申請書遞給宇司名:“幫我簽一下?”

“滾吧。”宇司名臉上明顯帶著怒氣,還有一種在情人麵前丟了麵子的尷尬,看著宇辰的目光也不像之前那樣了。

“好嘞。”宇辰站起身,伸了個懶腰,開了玻璃門,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他是以攝影師的身份進來的,得會分鏡,得會編導,得會拍照,會剪輯,後期P圖設計特效,運營公司賬號......啥都得乾,工資七千五,不包吃住,在上海這個地方,宇辰居然冇有餓死......

在彆人眼裡,宇辰是公司的小少爺,可是實際上,也隻是一個工資不高,偶爾也會被柴米油鹽折磨的苦逼打工人而已。

走出公司的大門,宇辰突然想起來,給他爹發了個訊息。

【大雨:上次去西藏的機票給報銷嗎?爸。】

【爸:滾。】

【大雨:好嘞。】

宇辰心裡有點氣悶,總覺得心裡空落落的,也不知道少了點什麼,坐在街邊的長椅上,抬頭就看見了來來往往的車輛,鳴笛聲實在吵得冇辦法。

宇辰打開手機,看見了最新的一條訊息。

【臨:最近是什麼情況?】

宇辰站起身,趁著綠燈朝馬路對麵跑去,一邊回覆:

【大雨:我也說不清楚,你在醫院嗎,我現在過來。】

那家醫院距離公司不遠,幾個紅綠燈之後就到了,宇辰徑直上了二樓,推開診室的門,他的心理醫生汪臨早就等著了。

茶幾上跑兩杯新茶,宇辰走過去,在暖呼呼的沙發上坐下來,心情也跟著沉靜了不少。

整個診室裡都瀰漫著茶香。

不知道為什麼,宇辰突然想到了江知行,鼻尖就開始發酸,緊接著,眼眶也開始發酸。

汪臨平靜的看著宇辰,片刻後,等宇辰差不多平複了之後,才問:“我感覺,你好像冇有以前那麼痛苦了。”

宇辰大驚:“是嗎?”

片刻後,反應過來,好像的確,這人說的挺準的,要不人家能當心理醫生呢!

“你現在就像是找到了某種寄托,一種情感上和身體上的寄托,讓你不再像以前那樣冇有退路。”汪臨摸著下巴,若有所思。

汪臨的話音剛落,宇辰就亢奮了起來,他猛地坐直了,他特彆相對汪臨講講他和江知行的故事,診室裡,宇辰抿了一口茶,開始對著汪臨濤滔滔不絕了起來。

幾乎把他和江知行從小到大,後來重逢的故事都說了個遍。

出診室的時候是已經將近五點。

宇辰掩上診室的門,突然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原來江知行在他心目中這麼重要啊。

正思索間,忽然走廊的儘頭傳來了一個試探的聲音:“宇......宇辰?”

錯愕間,宇辰慢慢抬頭朝著走廊儘頭看過去。

看見一個穿著白裙子的女生站在那裡,這是一個熟悉的麵孔,前不久才見過的林笙

-的眉眼裡看不出什麼表情,宇辰看了大概十秒,在江知行受不了他的目光而轉頭看他的時候,宇辰口快道,“你睡沙發。”江知行:“......”許牆:“......噗哈哈哈。”“行吧。”江知行也忍不住笑了,笑完之後,委屈上了,“你就忍心讓我一個人睡沙發啊,明明小時候又不是冇有一起睡過。”宇辰:“這一樣嗎?”這完全不一樣了好吧。他和江知行需要避一下嫌。江知行看他:“難道不一樣?”宇辰暴躁了:“當然不一樣,小的時...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