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舒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優舒小說 > 彆說喜歡 > 星空紀念冊

星空紀念冊

。”他爹宇司名說。“行嘞。”宇辰翻身下床,踩著拖鞋往衛生間走,“正好我也有事要給你說。”“辭職的話,你就彆來了。”宇辰腳步一頓,笑得人畜無害:“那我更要來了。”說完,掛了電話,快速洗漱完,跑到車庫裡,和自己的車對視了半晌,算了,不想帶他上路.......宇辰選擇了擠地鐵.......宇辰在一個叫“新羽”的攝影公司上班,公司是他爹白手起家一手操辦起來的,這點宇辰還是佩服極了,從心底裡覺得宇司名是個優...-

收到訊息的下一秒,宇辰條件反射似的迅速的翻身下床,連外套都冇穿,笈著拖鞋就往門外走。

許牆剛好上樓,看見宇辰穿著薄薄的短袖短褲大驚。

就算屋裡暖氣開的足,宇辰這樣的也太誇張了吧,簡直就是對西藏寒冷天氣的蔑視。

半晌後,他眼睜睜的看著宇辰走到走廊的儘頭,敲響了江知行的房門。

也許是許牆在那裡站得太久了,宇辰才注意到許牆的存在,許牆看向他的目光總是那麼八卦,八卦到宇辰不由自主的想要解釋那麼一下下。

宇辰晃了晃手機,遠遠的對許牆說:“江知行叫我來.....”

“我懂。”許牆點頭,捂著嘴偷笑著跑了。

留下宇辰一個人站在原地目瞪口呆,不是,他到底在懂些什麼?

還冇等他思考出個所以然來,江知行的門被人從裡麵打開,宇辰敲門的手一頓,隨後猛地收了回來,腦袋微抬:“你叫我有事嗎?”

“你進來就知道了。”江知行說,說完,勾著宇辰的脖子就把人拽了進來。

宇辰被江知行拖著走,有一種回到了以前的感覺,那時候江知行也是這樣拽著他,要把人勒斷氣的那種......

不行了,再這樣是真的要斷氣了,宇辰把江知行推開,十分不解的看著江知行:“你是不是對勒彆人的脖子有什麼執念?”

“那倒不是。”江知行說。

知雨山居裡的燈光全是暖色調,暖融融的。

宇辰整個人扒拉在椅子上,眼睛盯著江知行緩緩走到櫃子旁邊,然後拿著一個五彩絢爛的盒子又慢悠悠的走回來。

說實話,宇辰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兒.......

江知行,送他的禮物?

果不其然,江知行在宇辰邊上蹲下,把手裡那個五彩絢爛的盒子遞給宇辰,這次換江知行仰視宇辰了:“看看喜歡嗎?”

“唔......”宇辰愣了兩秒,慢吞吞的從江知行手裡接過盒子,“我可以拆開嗎?”剛問完,在心裡給了自己兩嘴巴子,問什麼呢!這個問題太像個弱智慧問出來的。

“難道要我幫你拆嗎?”江知行笑了,說話的時候稍帶了點戲謔的意思。

早知道會被這人笑話了,隻是冇想到宇辰自己都不排斥了,甚至覺得心口暖融融的,宇辰覺得自己的受虐饑渴症恐怕早就病入膏肓了.......

宇辰:“......”一言不發的就開始拆這個盒子。

因為包裝太過於精緻,宇辰拆的時候可以用小心翼翼來形容了,莫名其妙的開始緊張起來了,更彆說江知行這時候在旁邊目不轉睛的盯著他,整的他更緊張了。

打開盒子後,宇辰頓時傻了眼。

盒子裡麵是一份兩年前天文博物館出的一款星空紀念冊,收集了全國各地優秀攝影師鎖拍攝的星空相片,組合成了紀念冊,隻是一經推出就被賣空了,後來就絕版了,買都買不到。

這版紀念冊主題定義為“世界之外的世界”。

曾經叫宇辰怦然心動,打算買的時候冇了......故事就是這麼戲劇性,冇想到兩年前冇買到的東西,兩年後不費吹灰之力就捧在手裡了......

“你怎麼買到的?”宇辰蓋上盒子,問江知行,見江知行一直蹲在旁邊,輕輕踹了踹江知行的腳尖,“你不怕一會兒腿蹲麻嗎?”

“那我坐你身上?”江知行站起身,居高臨下的對著宇辰開始開玩笑,饒是宇辰早就習慣了江知行時不時的語出驚人,這會兒還是被嚇得不輕。

臉憋紅了,脫口就想說:你有毛病啊?想到江知行剛纔給他送了禮物,這話突然說不出口了,到了嘴邊的話繞了個圈,變成了,“你彆開玩笑了。”

“好,不開玩笑了。”江知行坐在另一把椅子上,整個人向後靠去,手臂自然而然的搭在宇辰的肩膀上,“這版星空紀念冊是我的一個朋友設計編訂的,這是初訂版本,我覺得你可能會喜歡。”

“喔。”宇辰說,說實話挺喜歡的,有那樣一兩張不喜歡也不影響整體觀感,宇辰聳聳肩,把江知行的手臂聳下去了,然後翻開紀念冊。

翻開的一刹那,又想到了自己尷尬到說不出口的過去。

“其實.......”宇辰話音未落,轉頭就看見江知行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嚇得宇辰往後挪了挪椅子,離江知行起碼有半米,他不過是說句話而已,江知行這人也不用這麼全神貫注的去聽吧......

怪......怪嚇人的。

“其實,之前天文博物館征集圖片的時候我也......投過那麼一兩張,隻不過.....被原封不斷的打包丟回來了.......”

宇辰說完,細緻的把這本紀念冊從頭到尾翻了一遍,紀念冊裡收錄的照片的確是有很不一樣的地方,宇辰像之前那樣逮著一張照片就開始分析思想感情。

分析著分析著,恍然現在不是工作時間......

那他分析個毛線啊......

宇辰繼續說:“那邊給的理由是拍的太死板,冇新意......”

他不由的回憶起了當時那邊給來的回覆:親親,這邊建議你重新上傳一組圖片喲,這種構圖方法和色彩渲染已經快被用爛了呢,親親~

宇辰:“......”這就是被00後攻陷了的郵箱賬號嗎?

最終宇辰也冇打算重新上傳了,老老實實回去打工了。

他驚歎於自己和工作之間那種與生俱來,逃都逃不掉的偉大宿命感。

這他媽才叫他追他逃......他插翅難逃.....

“隻不過那時候拍的確實不怎麼好,還不如我高中時候的水平。”宇辰語頓的時候剛好抬頭就看見江知行全神貫注的盯著自己,後話瞬間被憋了回去,兩人就這麼在暖黃色的燈光下對視了起碼一分鐘......

為什麼每次自己講自己以前的故事的時候江知行都會這麼認真的盯著他......

“但是你現在很好了。”江知行說。

宇辰心口暖洋洋的:“可能吧。”

“不是可能,現實就是這樣。”江知行幾乎在宇辰話音剛落的時候對宇辰說,這句話剛傳到宇辰的耳朵裡,整的宇辰心口更暖洋洋的了。

宇辰想:冇有“可能”“恐怕”“也許”“算吧”這幾個詞,他自己的語言係統可能會癱瘓......怎麼這幾個詞都不能說了.....

管他呢,江知行不讓他說他就不能說了嗎?大不了以後不在江知行麵前說了。

“是是是,你說的都對......”宇辰掃了一眼江知行,這人怎麼還看著自己,看得自己不太快活了,“你彆看我!”

“哦。”江知行收回目光。

又又又又開始了!怎麼又是一副彆人欺負了他的表情,看上去怎麼這麼委屈,這也和江知行這個人的氣質不太搭啊。

冇事,宇辰忍了,誰叫江知行是他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哥們兒呢,好哥們兒就是要互相寵著的,“冇事,你隨便看吧,反正我先回去了。”

好像也冇多寵......

走到門邊,想到自己這兩個月還得寄人籬下,不能把江知行惹急了,於是退回來,揮揮手裡的紀念冊,咧著嘴,笑的有點微微的傻:“謝了。”

“還有,明天見咯。”

說完,宇辰一溜煙兒跑了。

留下江知行一個人在原地,暖黃色的光線儘數灑了下來,他低著頭,讓人捉摸不透心裡在想什麼,良久之後,他拿起手機,柳芊的電話幾乎在同時打了過來。

接通之後,對麵卻久久冇有回答。

“媽?”江知行試探道。

“打聽到了。”對麵的聲音帶著一點往日聽不見的語氣,涼颼颼的,“一年前,小宇公司的人的確是私自盜用了一組小宇用來參賽的圖,好像那事還鬨得挺大,我給你推一個人的聯絡方式,你自己去交涉。”

“謝謝媽。”江知行話音剛落。

柳芊把一個人的名片給江知行發了過來。

江知行看了一眼名片,微微一愣,因為上麵的名字儼然是一個熟悉的名字“林笙”,前幾天出現在知雨山居的林笙?

“對了,小宇來了這麼多天,心情怎麼樣?”

江知行一邊新增了林笙的聯絡方式,一邊回答道:“挺好的。”

他從手機螢幕上挪開目光,宇辰笑著的時候的表情和一晃一晃的淺粉色頭髮立刻出現在了他的腦海中,“我感覺他和以前不一樣了。”

江知行說完,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笑了出來:“說的自戀一點,他好像很喜歡待在我身邊,雖然有時候挺凶,但是......歸根結底還是挺乖的。”

話音落了許久,對麵沉默了大概一分鐘,久到江知行差點以為柳芊掛電話了,許久之後,柳芊才終於一言難儘的開口:“我看你小子心眼子也太多了,小宇那麼單純,怎麼玩的過你啊。”

江知行:“我會對他好的。”

柳芊冇理:“我當然知道,隻是你大費周章的把人騙來西藏,這會兒有不抓緊時間追人,三個月後人家可就回去了。”

江知行站起身,把兩張凳子挪回原來的位置上,視線也許是隨意的一瞥,就看見了桌上一個陌生的小玩意兒,是一個哆啦A夢鑰匙扣,安安靜靜的放在桌子上。

不是他的......多半是宇辰的。

江知行指尖輕輕的撥了下掛墜,原本坐得端端正正的掛墜啪的一聲倒了......

“我一直在追。”江知行說,“小宇適合溫水煮青蛙,得一點一點的去感化他,不然.....很容易把人嚇跑。”

他很瞭解宇辰。

這人在外人麵前表現的一副自立自強得樣子,尤其是在江知行麵前,總愛表現的自己開朗快樂,其實對誰都有一種若有若無的距離感。

就像是橫在人與人之間的一倒鴻溝。

江知行想慢慢的走進宇辰的日常生活中,漸漸成為宇辰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讓宇辰漸漸習慣了他的存在,一點一點的瞭解他的心意,從而願意卻接納他。

“你還真是瞭解小宇。”柳芊在那邊聽的目瞪口呆,心想,自己這兒子怎麼.....這麼會想。

江知行笑了,把那個鑰匙扣放在書架上,打算明天拿過去還給宇辰:“我不瞭解他,憑什麼去追他,憑我跟他的二十幾年交情?如果我能給他他所需要的愛,他是能接受我的,您說是吧?”

柳芊:“.....”在心裡替宇辰捏了把汗。

-氣大,這一拍讓宇辰肉疼了起來。許牆:“自信點,把難道去掉,跟哥幾個過來,今晚上不醉不歸。”說完,就要再拍宇辰一下。被宇辰躲過去了,拍一下還好,拍兩下骨頭都要散架。躲過去之後就開始頭腦風暴,腦袋裡翻江倒海,這生日該怎麼過,也冇人給他說過啊。看著宇辰一副缺少智慧的表情,許牆打心底裡覺得奇怪:不是個小少爺嗎?怎麼慶個生這副表情??以前冇人給他過生日?還冇問出口,被江知行警告了.......呃,也不能說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